心胸狹窄

看完Philomena 《千里伴我尋》,再次肯定自己是個心胸狹窄的人。
面對修道院修女們所犯下的罪,我真的不能像老婆婆般說原諒…
我一定會像另一主角那位記者般窮追猛打,
不只要把真相揭露,
會為受害者提出控訴,
要犯罪者面對自己犯下的罪…
為什麼那老婆婆可以說原諒,是因為宗教嗎?
面對不公義,憤怒是否可以諒解…
不是要像Mandela’s Wife 般以牙還牙,
但適量的憤怒才能使人有向不公義說不的勇氣…?
那份對真相追求到底的毅力…?
到底如何才能像Mandela 那般沉隱般前進?
真的不懂……………. — feeling confu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