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

人的關係是如此的微妙… 不自覺中或許已經傷害了人…

儒家嘗試以「五倫」統涉,甚或規範人際關係. 但事實上,這些「身份」根本不足以盡述所有人倫關係.

大概原因是人的心生出來就是偏的…

從來沒有「中心」.

距離拉遠一點,反而可更親近. 你理解嗎? 我卻仍處於似懂非懂之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