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for making u puzzle…

只是我未懂得怎樣告訴傷害過自己的人,那傷害到底如何造成…

還未有準備觸踫那個結了疤的傷口.

或者問題只是為何我會這麼易讓人傷害自己. 這是我該反省的事.

=========

跟他上次不同的是…
沒有因為你的話而質疑自己,那根本不是事實嘛.
只是不能不把你定性為危險人物,實在不能一次又一次的接受你無心之失言…
要知道… 無心之說話最傷人.
或者問題是我發現自己根本做唔到:

愛要愛到痛心 方可真正把身心都奉獻
不惜交出一切 方堪稱「愛」 真愛絕對是無條件
如若要奉獻 要獻到痛心 當真心愛
傷心不可避免 不惜交出一切 方堪稱「愛」
真愛絕對是 全無底線

原來愛不可以不保留… 害怕傷害就根本不可能全然的交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