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SARA?

一直努力地忠於自己地過活…

每一步也像是自己選擇…

但到底這樣的”SARA” 是否真實的我?

還是我努力的演著”SARA”這個角色?

不斷賦予”SARA”一些意義、價值、原則,”SARA” 是個「被定義的我」。

這定義我也有份參與,是集體創作。 (um. looking-glass self?)

這些定義是基於偶發行為而歸納出? (例如,由於某種舉動,我發現自己是執著的 )

又因為self-fulfilling 而不斷重演? (「執著的」成為了”SARA” 的定義,我也因此CONSISTENT 地執著下去…)

「被定義的我」到底不是「本質」吧?

別問我有甚麼問題… 不知道呀…

其實也沒有甚麼不好的,因為我有份參與”SARA”的建構過程,
甚至也可以照著自己的意思隨意改動。 (例如,我想從此「不執著」啦,那麼行為就隨之改動,慢慢的… 「不執著」成為新的”SARA” 的定義…)

或者是否定「本質」這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