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

你說我雖也執著,但也保守著開放之心靈。

我想… 無知的我實在不敢妄想自己所知是絕對,也不敢以為自己能懂得所有. 了解自己容易被「執」所遮蔽,我更需主動尋求alternatives. 這也是我愛與魚鱗傾談的原因,他總能引導我到之前未想及的。

另外,唯有對照不同觀點才能更準確的勾勒出己見. 也是遊歷各家各說後,自己的想法亦更趨成熟。這是認識自己的其中一進路,一年前 (好似係掛…) 我決心要「儲」自己的想法,現在可說有一點點的進展啦. ^^

認識自己的想法,也是了解背後的原則、價值、取向等,一切也是為了做到真正的自主,做抉擇時亦能真真正正對自己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