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我們說香港是如何「西化」,始終農曆年仍是最特別的.

只有這個假… 店舖休市是合理的. (雖然眼見多間食肆、超市,連報紙都「照常營業」)

這個假也是特別預設給「家」的. 三十晚、初一二… 很難不留在家,事實上,即使你想找朋友也難.

看著表哥表姐們 (最後生的那個也大我十多年),突然發現了一個pattern. um… 我也跟著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