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堂

精神即使再萎糜也堅持要上珠姐的課.

近三四堂,珠姐帶給我們很多非而所思卻又活生生的故事,確實道出此行之絕境.

今天最重要的訊息是要我們企隱,別輕易被推倒.

以往經驗及我的意志告訴我一切皆會過去,最終又會endure 過. 事實上,我曾以為已過渡啦~ 但原來只是變得更潛藏… 一經觸發便不能收拾.

到底可重生多少次? 我實在害怕枯竭. 好怕好怕…

或者別想太多,只要繼續走下去就行啦.

yup… the problem is i dunno “HOW” to do and “WHAT PRACTICAL ACTIONS” to take… but perhaps when i continue to pursue, i may find it out one day…

錯誤的實踐或會更易枯竭,但枯就枯吧. 橫豎不是現在,就做到我支撐不了的一刻…不想浪費我所有的…

……

理解你所說的… 但從沒有放棄的意含呀. 只是發現被巨大的悲攫住而自閉,唯有想辦法去了解其背後原因,未敢說可自救,但也試走第一步. 要知道… 放棄這些… 等如放棄我的命. (恕我實在無法想像失去熱情、沒法投入、放棄價值的我怎能生存) 我還沒打算放棄生命.

只是… 近日實在力有不逮…
差不多隨時隨地也會哭出來…
已不只一次在碧秋閱報時… 落下淚來…
上珠姐堂,連續兩個星期… 淚總是忍不住流下來… (希望聽日o個堂唔會…)
你們能了解對著別人日記而痛哭起來嗎? 實在痛得說不出話…

沒有企圖以實際施行失效而否定其施行價值及動機. 去「愛」本身絕對是善吧,不去愛等同叫我捨棄生命,你們還不明白嗎? 在愛中遭挫敗也不是第一次,此日記本子的首篇更引了以下歌詞「仍自勉勵愛要愛到痛心/ 當真心愛/ 傷心不可避免/ 不惜一切交出方堪稱愛/ 真愛絕對是全無底線/ 永奉獻」,但人之隔離卻是真真正正第一次以捨棄生命的方式在我面前展現了.

心中的哀傷連自己也不懂以語言表達,你們又何以理解? 何以感受? 這又再次指向了那個可怕的…

或許這無力感又指涉錯誤吧?! 不在於人的孤離,而該歸結於自己能力不足… 實在可恥.

又或許我只是又累了. 但累得偶遇師父也想逃就太可怕了吧?! 想逃是因我笑不出,「笑不出的沙拉」自己也尚且接受不了,還不逃嗎? 大家還是接受那個連眼睛也在笑的我吧.

「一早決心 將我愛笑的心 感染世上愛哭的人」但當這愛笑的心也笑不出之時,我可以怎麼辦?
***

再次想講… 不是未能掌握自身生命… 我清楚了解自己、肯定生命於我應有的意義,從而選擇了此生之路. 但我不是那種可「安於己」的人呀!! 想去付出、承擔,當走出去時,卻駭然於那條巨大的鴻溝… 我是束手無策、無從入手呀! 心快要炸開了…

當然, 「理性」的人可以客觀的說每人該承擔自己的生命,你已做了應當做的,別太介懷執著. 對不起. 我就是不行.

***

無奈… 只是再一次在我眼前展示了感知溝通的不可能. 無話可說了.

無力

近來被巨大的悲哀籠罩…

這次… 我清楚知道不是出於對自身或世界的不滿.

只是感到強烈的無力感…

有時,我甚至避免與人接觸或傾談…

除了上堂,真的沒有動力出門… 連續幾個星期六日都躲在房中…

是否對所有人/物失去興致? 不. 今Sem 的課實在太喜歡了. 只是不想與人接觸…

大概是因真實地感知到人的孤離吧…

大佬說我是個多情的人… 但那又如何?

我的「情」能令身邊的人窺見其人生意義嗎? 我的「愛」又能讓人找到其方向嗎?

甚至… 「我」根本不能讓人賴以為生… (我知道… 這是不健康的! 但如果可以… 我實在不介意…)

即使如何努力… 我們也只是活在互相隔離的空間…

我所能傳達的… 或他人能感受的… 只是這麼的少…

我明白每人也需對其生命承擔… 真的明白啦… 我也明白只能著力於那丁點的「因」…

別忘了… 我其中一個教育理念是「生命影響生命」. 但我開始懷疑其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