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香港人,你真的有自由選擇嗎?

「…也許,我們從來不去想是否有其他選擇,反正接受現實吧。…

…選擇教人很累。選擇從來不容易,需要學懂很多事情,需要學懂取捨和承擔,創造新的選擇,就更難。

…漸漸地,人們接受由其他人替自己選擇,也就是漸漸失去自由的時候。」

自由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你會輕易捨棄它嗎?


香港人,你真的有自由選擇嗎?
信報 楊區麗潔
——————————————————————————–

  「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左中右都沒有人會反對,或者說公開反對。政府和護法們,常常提醒我們:《基本法》規定了香港有各種「自由」。

  我們有自由。那麼,有足夠的自由選擇嗎?

  香港,是一個崇尚自由的城市。大部分香港人或其上一代,不就是為了「自由」兩個字跑到這裏生活嗎?《基本法》保障香港生活方式不變五十年。可惜,短短數年間,你希望不會變壞的事物,已經成了事實;你希望應該要改革好的東西,倒真的一成不變。

  那麼,如果你對局勢和管治發展有諸多不滿,卻無力改變,有什麼選擇?大商賈說:不喜歡的,可以走。說是無情,也是坦白。對!香港人有出入境自由;這是內地同胞還未完全擁有的自由。

  香港崇尚經濟自由,世界排名榜經常名列前茅。那麼,你想在家裏附近購買點簡單食物和日常用品,選擇是百記或惠記,還有什麼?你窮盡半生積蓄去買樓,發覺可以負擔的樓房,無論位於何處,都像是一個模樣,都是那幾家發展商的樓盤,就連屋內用什麼電話,也有人已為你作選擇。

  香港崇尚言論自由,大商賈說長毛當選就是明證。我們也有傳媒自由,有五十三份報紙,近八百份期刊,報刊的數目可能冠於其他世界大城市。那麼,你今早起來,打開收音機,不驚不覺大班走了已有數月,你在「晴朗」、「千禧」和關機之外,還有什麼選擇?你到報攤,十多份本地日報中,可有你心中理想的選擇?可否找到一份忠於編採獨立,敢於批評權威,卻不譁眾取寵,不大賣黃賭訊息的報紙嗎?

課程內容大同小異

  香港也有教育的自由,我們有過千家中小學。可惜你不富有,不能負擔國際學校的費用,也不認識什麼教育界的人物。那麼,你的小孩子就讀學校,就由政府替你選擇吧,更準確地說,是政府的電腦為你選擇,反正讀的課程內容也大同小異。

不能溜只有留

  香港也有七所大學提供很多不同科目,不過,你的大孩子跟你說,想讀冷門的人類學或藝術歷史。你會給他們什麼選擇?你會告訴他們:這個嗎……不如留作課餘興趣嗎?

  停下來,想一想:香港人在政治、經濟、或日常的生活各方面,我們有足夠的選擇嗎?如果認為選擇並不夠,是什麼原因?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沉重的歷史。從百多年前成為殖民地到九七回歸,香港人從來明白自己不可為這個地方作出什麼選擇。對很多人來說,「留或溜」是唯一選擇。對更多人而言,就連「溜」這個選擇都沒有。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扭曲的制度。香港人可以一人一票選出三十個無權的立法會議員,卻不能選擇半個有實權的特首。我們的立法會,由百萬選民選出來的幾十位議員贊成的議案,可以給幾位自動當選的議員否決。這樣扭曲民意的制度,還是有超過一百七十萬選民跑出來投票選議員,不得不佩服香港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可嘉。下次立法會選舉,如果你依然覺得沒有候選人值得選擇,不要苛責他們,是奇怪的政制使然。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政府政策。說公平競爭法不能解決競爭不公平問題,那麼,起碼可以正視許多行業寡頭壟斷的趨勢嗎?起碼可以改正一些不合理的限制消費者選擇的商業手法嗎?教育又來一次學制和課程改革了,是翻天覆地的改,卻未看到會帶來下一代更多元化的選擇。

愈來愈政治正確

  更多時候,我們應該問問自己:是否把自由選擇自我設限,有否為增加選擇創作條件而努力。也許,我們從來不去想是否有其他選擇,反正接受現實吧。

  現實就是:這個自由的香港,愈來愈政治正確;傳媒自我審查是不可避免了,報紙賣黃與賭是反映社會狀況;寡頭壟斷也很自然,消費者也省了挑選的時間;教育也不用那麼多選擇,反正讓孩子將來找工作容易點,還不是專業商業那幾門課,還是由商家決定教育路向來得省時;聽說,歷史課本把殖民地歷史說得糊裏糊塗,無所謂吧,反正回歸了……,接受現實也是一種選擇。

  一位年輕朋友說得倒很真:選擇教人很累。選擇從來不容易,需要學懂很多事情,需要學懂取捨和承擔,創造新的選擇,就更難。

  漸漸地,人們接受由其他人替自己選擇,也就是漸漸失去自由的時候。

轉貼: 香港人,你真的有自由選擇嗎?

「…也許,我們從來不去想是否有其他選擇,反正接受現實吧。…

…選擇教人很累。選擇從來不容易,需要學懂很多事情,需要學懂取捨和承擔,創造新的選擇,就更難。

…漸漸地,人們接受由其他人替自己選擇,也就是漸漸失去自由的時候。」

香港人,你真的有自由選擇嗎?
信報 楊區麗潔
——————————————————————————–

  「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左中右都沒有人會反對,或者說公開反對。政府和護法們,常常提醒我們:《基本法》規定了香港有各種「自由」。

  我們有自由。那麼,有足夠的自由選擇嗎?

  香港,是一個崇尚自由的城市。大部分香港人或其上一代,不就是為了「自由」兩個字跑到這裏生活嗎?《基本法》保障香港生活方式不變五十年。可惜,短短數年間,你希望不會變壞的事物,已經成了事實;你希望應該要改革好的東西,倒真的一成不變。

  那麼,如果你對局勢和管治發展有諸多不滿,卻無力改變,有什麼選擇?大商賈說:不喜歡的,可以走。說是無情,也是坦白。對!香港人有出入境自由;這是內地同胞還未完全擁有的自由。

  香港崇尚經濟自由,世界排名榜經常名列前茅。那麼,你想在家裏附近購買點簡單食物和日常用品,選擇是百記或惠記,還有什麼?你窮盡半生積蓄去買樓,發覺可以負擔的樓房,無論位於何處,都像是一個模樣,都是那幾家發展商的樓盤,就連屋內用什麼電話,也有人已為你作選擇。

  香港崇尚言論自由,大商賈說長毛當選就是明證。我們也有傳媒自由,有五十三份報紙,近八百份期刊,報刊的數目可能冠於其他世界大城市。那麼,你今早起來,打開收音機,不驚不覺大班走了已有數月,你在「晴朗」、「千禧」和關機之外,還有什麼選擇?你到報攤,十多份本地日報中,可有你心中理想的選擇?可否找到一份忠於編採獨立,敢於批評權威,卻不譁眾取寵,不大賣黃賭訊息的報紙嗎?

課程內容大同小異

  香港也有教育的自由,我們有過千家中小學。可惜你不富有,不能負擔國際學校的費用,也不認識什麼教育界的人物。那麼,你的小孩子就讀學校,就由政府替你選擇吧,更準確地說,是政府的電腦為你選擇,反正讀的課程內容也大同小異。

不能溜只有留

  香港也有七所大學提供很多不同科目,不過,你的大孩子跟你說,想讀冷門的人類學或藝術歷史。你會給他們什麼選擇?你會告訴他們:這個嗎……不如留作課餘興趣嗎?

  停下來,想一想:香港人在政治、經濟、或日常的生活各方面,我們有足夠的選擇嗎?如果認為選擇並不夠,是什麼原因?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沉重的歷史。從百多年前成為殖民地到九七回歸,香港人從來明白自己不可為這個地方作出什麼選擇。對很多人來說,「留或溜」是唯一選擇。對更多人而言,就連「溜」這個選擇都沒有。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扭曲的制度。香港人可以一人一票選出三十個無權的立法會議員,卻不能選擇半個有實權的特首。我們的立法會,由百萬選民選出來的幾十位議員贊成的議案,可以給幾位自動當選的議員否決。這樣扭曲民意的制度,還是有超過一百七十萬選民跑出來投票選議員,不得不佩服香港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可嘉。下次立法會選舉,如果你依然覺得沒有候選人值得選擇,不要苛責他們,是奇怪的政制使然。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政府政策。說公平競爭法不能解決競爭不公平問題,那麼,起碼可以正視許多行業寡頭壟斷的趨勢嗎?起碼可以改正一些不合理的限制消費者選擇的商業手法嗎?教育又來一次學制和課程改革了,是翻天覆地的改,卻未看到會帶來下一代更多元化的選擇。

愈來愈政治正確

  更多時候,我們應該問問自己:是否把自由選擇自我設限,有否為增加選擇創作條件而努力。也許,我們從來不去想是否有其他選擇,反正接受現實吧。

  現實就是:這個自由的香港,愈來愈政治正確;傳媒自我審查是不可避免了,報紙賣黃與賭是反映社會狀況;寡頭壟斷也很自然,消費者也省了挑選的時間;教育也不用那麼多選擇,反正讓孩子將來找工作容易點,還不是專業商業那幾門課,還是由商家決定教育路向來得省時;聽說,歷史課本把殖民地歷史說得糊裏糊塗,無所謂吧,反正回歸了……,接受現實也是一種選擇。

  一位年輕朋友說得倒很真:選擇教人很累。選擇從來不容易,需要學懂很多事情,需要學懂取捨和承擔,創造新的選擇,就更難。

  漸漸地,人們接受由其他人替自己選擇,也就是漸漸失去自由的時候。

中大社會學的經驗


以下只是我的經驗:

中大社會學只能帶給學生一個視野及思考訓練.
但卻不能令我們真正認識社會…

它不是教我們一堆「知識」,如你想要的話,要自己從報章、雜誌、書籍搵…
這就是不「在地」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