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動心靈的珠姐

實在不能不感謝我的Minor 教學法的導師- 楊秀殊教授. 她的每一課也總會讓我們反思很多,每次也令我們心情激盪… 時而懊惱、時而憤慨、時而感嘆… 她總能勾起我們心的共鳴. 事實上,經常接觸到她那濕潤的眼神. 實在很想問句: 你一生還有多少的淚要流? 永不會忘記當你談及那位年老的日軍被侮辱的悲痛… 當你談到六四後黯然離港進修的心情… 是你令我們更自覺作為歷史老師的身份、使命及反省.

昨天當我們與若干歷史學者對話的時候,當談到”Passion”於探索的意義,我又湧起想哭的衝動. 你又分享了《在你墳前起舞》這本小說的一段… 我在想… 是我太易感,還是你實在太懂得觸動人心… 是的,在成長的過程,前一刻的我與當下之我可能已有改變. 你舉例說一位當年寫緊博士論文的同學,曾立誓一日未完成論文、一日不會剪髮. 你說寫一次論文等於一次徹底的重組自己,而重組自己又是一件多麼辛苦、難受的經歷. 事實上,我想到多位朋友畢業後工作,這段就是重組自己的難關. 那刻心又被扯動了… 事實上最後你要說的是我們的那份功課,如何需要我們投入自己的心落去… 也希望當它完成的時候,我們也因有所領會而成長. 「可以的話,盡可能找尋自己的事業、而非一份工作.」這句話經常在我的腦海出現,但在此情此境再聽一遍,又有另一番感受.

“i guess we all are attracted by a human touch, which unfortunaley has been eroded for various reasons.” – 這是你在email 中的一句話,共勉之.

P.S. 我很享受你的每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