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

四年多前的我,絕對不會想到有天會與你一起唱K 吧.
那時候,對你只有怕及生氣. 怕,怕你那變幻無常的脾氣;氣,氣你那沒完沒了的壓力。
明白你是恨鐵成鋼,但那時實在很辛苦.

和你關係最好該是大學一年級吧. 那時尚未適應大學生活,你給了我很大的安慰。
近一年來,經常在校園中碰到你. 談的都是關於我的前途,內容現實得很.
真正當上了教師後… 又會有什麼改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