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經歷

劇震後,努力的尋求補救方法…

然後,走至李慧珍樓買了新推出的特別三文治~ 以美食來鼓勵自己!

又走到新思維,買了本「Bushido」~ Yeah! 買書給自己當是禮物…

灰灰的到碧秋樓繼續補救…

然後做了一件整日最快樂的事- 約了大Ken 食飯!!!

開心係因為太耐無見UC 朋友啦 (景華、Ally 不算)~~ 可以談談大家的近況,感覺很好!

收到暑期工老闆急call… 下星期四番工… 唉… 斯文??? 天! 諗起個「衫」字就頭都大埋!

飯後繼續工作… 由於睡眠不足… 五分鐘只打得兩個中文字… 太沮喪了. 爽性回家睡飽再做!

回到家… 天… 沖沖下涼個花灑壞左… 好辛苦先沖完個涼! 你話… 係咪灰到黑?!

原來… G@ry 病左… 唔怪得我咁黑仔啦! 慘! 冇得好似以前咁買粥你食… 無得係你身邊照顧你… 哄你睡… 嗚嗚… 幾時先可以有「家」?

如果問我地係咪好想結婚. 我會答你… 我們好想可以又再一起生活. 就是這樣!

Tolerance

這裡想說的是對自己的tolerance. 是不是很奇怪?

是的… 我好努力的學習立體思維、努力的學習以理解之心去面對衝突、好努力的「儲」自己的想法、努力的以「用心而不執意」的態度待人接物、努力的去認識並肯定自我…

但當一些很灰或很令人氣憤的事發生,我仍未能立刻放下執念… 立刻跳出情緒的困擾去面對、處理… 但我想… 我仍需一點沉澱的時間… 讓自己靜下來思考的空間去調整、去面對、去處理… 我想… 這一點點的寬限,仍需要的。

事實上,經歷咁大的震盪後,Signifiance 依然存在已是萬幸啦~ ^_^

正在懊惱萬分… 毫無頭緒… 想不到出路的時候,

有人叫我下星期幫手hold 會…

唔係唔想幫… 而係我真係就黎死…

對唔住啦UC,今次我真係幫唔到. 或者… 真的到了結束的時候,再無可奈何也得放手.

(對唔住啦… 或許態度不是很好,但幫唔到手我都唔想. 放過我吧.)

一子錯…

滿盤皆落索…

灰… 十個灰…

點解會咁… 都係自己懶… 唔好怪人.

早知… 應該設定多少少… PK!

以十個灰既心情繼續拚…

魚鱗責怪自己無同我講… 傻啦! 都係怪自己蠢.

依然堅信模型是正的,只是… 唉. 結構性問題… 我無計.

正在懊惱萬分… 毫無頭緒… 想不到出路的時候,

有人叫我下星期幫手hold 會…

唔係唔想幫… 而係我真係就黎死…

對唔住啦UC,今次我真係幫唔到. 或者… 真的到了結束的時候,再無可奈何也得放手.

(對唔住啦… 或許態度不是很好,但幫唔到手我都唔想. 放過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