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

灰… um… 有點灰…

第一件事係因為信念又被挑戰…
一向重視朋友的我被大師問… 會否是因為自己缺乏安全感,不夠自信,他更說… 說到底友誼只是一種Attachment.

不喜歡這樣說… 不要以精神分析去解釋這些… >_< 但… 我卻駁斥不了…

第二件事是… 我在某地區感覺不太自在… 或許我是沒有那種「氣質」吧! 但我想說… 我討厭販賣「教育」!!!! 唯一想嘗試與小朋友相處… 希望學習與他們溝通… 但原來可能根本做不成導師… 而只是販賣「教育」!! 討厭…

總之… 好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