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頹廢了一晚,好愉快~~ (哈哈! 好像勝過惡夢一樣… 事實上,在《猛鬼街》中,唯一可以戰勝夢魘 Freddie 的是辦法是不入夢 -__-“)

今日1030 上最後一課,1400 見惡夢,預料將要於本星期內交披爬。

見完惡夢就馬上回家發個好夢,今晚繼續工作~

做少少Summarize 的工作… 加看Stra 的一題半吧!

um… 如果可以依照計劃行事的話,相信不會太壞。

逃? 頹? 其實… 只係唔鍾意…

由知道要寫呢份paper 開始就好似不斷咁逃,寧願看一些無關此份paper 的書,也不想認認真真的去寫…

頹… 呢兩日仲要打機… 哈! 原來真係會上癮的~ (只係一個網上的online game,叫TrueLove,終於玩完lu~~)

其實… 只係因為我唔鍾意寫呢篇文… 係因為我對 “sociological interpretation” 有doubts… 我鍾意講hegemonoy… 鍾意睇Michael Apple、Young等人的書… 但已不想再看一些emphrical 的studies… 好悶… 好悶… 真係好悶… 尤其是一些關於educational effect 的… 夠了! 份份都差唔多… 悶死啦!! 寧願再睇多次classical’s readings,都唔想掂呢d東東… 就係咁簡單!

哈~ 有人問… 點解你咁鍾意寫diary… 哈哈… 其實有時只為發洩… 手隨心的宣洩心中的不滿… 其實… 不是旨在看的人明白… 呢篇日記簡直垃圾,大家大概可以唔使睇。

多謝~

多謝教父的提醒呀~~ (你知我講緊你ge~~ hehe! 有機會先話你知點解會叫你教父!)
其實我也知道實踐的重要,這也是魚鱗經常提醒我的…
但有時,我想的理論 (如果係理論的話) 不單是應付將來教學的工作的,還有的是修身的問題… 做人的問題…
另一方面,我仍未完全放棄學術吧~ 所以,開始向我未進發的哲學世界探索,所以好多時諗d 野好似脫離生活… (當然真正的哲學、知識從不該離開生活、離開感懷)

放心啦~~ 我不致只落於空想的~~ 更何況,我有你們嘛! 真的好感謝你的提醒~~ (事實上,朋友給我的提醒我總時刻放在心上,例如有人說我變得麻木了、有人認為我中了soci 毒等等,一切一切我也時刻銘記並經常重新審視自己)

哈~ 大佬昨天給我的一個比喻是… 從未上過戰場的,不可能被稱為戰士。

另外十分同意你所說的,一切「影響」要發生皆必先與學生建立良好關係!! ^_^ 這也是為何我愈來愈討厭補習的原因。

曾補過很多很多學生,但我只深刻記得一位,因為那位學生的家長從不「干涉」我的教學,令我有空間與學生傾談啦~ 玩啦~ 同教啦! 佢曾經嚇死我ga,當作業太多錯誤的時候,他會以頭撞牆等… 佢又成日對祖母不敬… 但教左佢兩年幾,睇住佢一日一日成長,真係好安慰! 佢係唯一一個可以同我建立關係的補習學生!! 之後既補習都變得無趣、無謂~~ d 家長時時刻刻睇住,驚死你講多半句唔關功課的… 實在討厭… 試問不能與學生建立關係,佢地又點會聽我講? 唉! 補習就係咁… >_<

又諗唔到點結尾tim~ haha!!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