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

怕終有一天
我的熱情不再
我的理想破滅
那天… 「我」會消失嗎?
–> (又是一次慣常好快想到extreme 而落conclusion 的表現)

其實,「立言立行」才是最重要,「我」又算得上什麼?
就如Science as Vocation 所說,真正以學術為業的是asking for surpass 的,個人
即使消失又如何? 是的,我同意能成就事業,即使一部份的我消失了也是值得的…
但即使我不怕消失,但我怕終有一天不能繼續… 繼續去貢獻…

是時候重看兩篇Vocation 了…
或者這是MATTER OF 信念倫理 還是責任倫理 的分別.
之前我想找到一些sth categorical 的、sth unquestionable and unchanllegable 的價值去投身,但… 無疑,信念是重要的,但責任呢?

大佬提醒我責任的重要,that is sth 大於我。事實上,我在上年Ocamp 亦親身體驗責任能令我放低自己,衝破一些自身的障礙,只為完成一件大於我的事業。

呀… 未想通…

P.S. 再一次證明,以人為鏡的重要。我提醒你「一錘定音」的問題,你又提醒我實踐與成就的緊密關係、以及責任的角色~ 哈!

P.S.(2) 促使我「怕」是怕被非人化的制度及勢力吞噬,怕被無處不在的權力所消弭… 將要走入「成人社會」的我們,到底準備好了沒有?
(這樣的思考不等如我認為成人是有什麼特別,依然我的重心是學做人、而不是學做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