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宴後記: 教書

昨晚參加霞姐的婚宴,哈,原來我是坐主家席的~ 第一次ja~ 不過好慘… 酒店只為主家兩圍分菜,每道菜一人一份… 天! 第一次在婚宴吃得那麼多! 平時最多夾幾粒菇加條菜,如今分到埋黎,又唔想哂… 仲要開頭overrun,搞到d 菜上得好急… 唯有一路係咁食係咁食… -__-“

坐在身旁的是表哥的新女友,一位教了十一年書的中六數學老師,她聽到我說會讀cert. ed 便好寸咁講左好多野。 不過一路傾落去,就發覺幾岩傾、幾得意~ (但… 我好大可能唔會再有機會見番佢)

她提醒我最好搭一科主科 (唉… 我都知… 但真的可以過到基準?) 及最好學多d 特別技能,例如她讀cert ed 時minor counselling,最後又於中大補讀多張counselling 的cert. 是的,現代老師根本就要周身刀,尤其是在這個充滿crisis 的社會,一出現問題就會以教育為代罪羔羊,搞到教育作為一建制serve 的功能愈來愈多。um… 真係要諗諗要學多d 乜…

最後,她提到一樣我一早知… 也很恐懼的… (恐懼是因為自問自己沒多信心去處理…)… 這就是學校裡的政治! 她甚至很搞笑的說,可能係d 所謂的知識份子,無野做就會去諗搞政治… 唉… 仲建議我要小心選擇學校,因為好難轉工轉校的… 但問題係邊間學校會無政治ga… 同埋未入去又點知先得ga… 講真,很多以往教我的老師,畢業後都會講好多呢d 黑暗野俾我知… 但如身處其中的話,我真係會唔知點算… 呢樣野會absorb 好多老師的精力,而令大家不能專注於學生及教學身上。 唉! 天~ 願我能有足夠的意志去應付、去堅持。 無論外在或內在,都將會好多constraints… 我可以overcome 嗎? 希望別burn-out 就好了… 唉…

仲有呀~ 佢覺得我可能惡唔起… 話老師一定要識鬧人。講真,做過我部員的OC們都知道我可以好惡的 (哈~ 佢地送我的卡中,大細KEN 同Ally 都提到初時識我覺得我好惡,但玩開又覺得我係傻ge) 但係對象始終唔同,OC 都係大學生嘛… 同埋… 鬧係咪好方法呢? 我好懷疑wor… 但唔鬧又係咪得呢? 真係唔知呀~ 呢家我淨係知道要尊重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