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有此種勇氣

景華問… 一個”聰明”的社會學人… 該如何選擇未來的career…

我想… 一個有承擔的社會學人… 該有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

曾經… 我怕生命太多ups and downs…

我一直循社會認許的路前進,只是間中出軌…

我怕參與社會運動或social service 後,生計變得不穩.

但… 我想總有些人有此勇氣…

即使現實沉重得將人扭曲,但我仍希望打出一個niche. 最終仍要「以生命影響生命」為目標.

價值的虛空

點算?

在Symbolization 的世代… 人只活於social world 之中…

人與世界已完全割離

世界於人… 只是工具…

所謂價值… 只是人所創造…

大家不過是活於self-deception 之中…

Vocation… 也只是從Warring Gods 之中的一個可能的出口…

但… 並不是完全的出口… 不是完全的自由…

點算?

「空」?

「永恆」?

「ultimate」?

真、善、美是否存在?

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