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

今日與魚鱗食tea (其實係我睇住佢食…),
他雀躍的告訴我今年的yr 1做的lit. review 很好.
我即時的反應是:「恭喜!」他反問:「點解你恭喜我?」
原因好簡單:「沒有比此更令一個教育工作者更為欣慰的」
他告訴我:「證明我係岩ga! 唔係d 學生蠢,而係佢地根本唔知應該點做…」
這正正回應了對現時學生的批評,當然推上d,教育體制對老師的壓迫,使他們變得麻木,最後害慘了學生.

即使我在學生活動中,一次又一次的commit,很大的原因是好想好想將我所學到的傳給下一年的UC 人! 再重申多次,這不是只係言傳,而係一種身教。教的不只是搞活動的秘笈,最重要的是做oc的態度。沒有後悔這三年在UC 的工作,UC 是令我成長的地方,鍛煉自己做人處事的態度。做OC,認真、嚴謹、負責、不怕吃虧、願意付出及犧牲成為了我做人的原則。我不只同其他OC 講過,講DESIGN GAME,我一定唔夠,所以我在OCAMP 及體驗營TAKE UP 節目部的工作。作為行政部的幹事,SIT 大家既會、陪大家DEM GAME、執BUGS、通頂起流程等,除了令大家多個支持、令大家更有歸屬感,我最希望是大家可以感受到我的熱情和態度。每次活動過後,最令我感動的是你們告訴我學到好多野… 最令我欣慰的是看到一個個新生,在街節、體驗營後,各自上不同的系屬會,對你們我只有更深的祝福. 說了這麼多,只想指出作為教育工作者的使命及責任. SY Wong,即使你對教育的研究再深刻,但你已背棄了作為教育工作者的最根本 — 有教無類. 或許在你眼中,我是如何的無知、不成熟,但其實即使我日後不在soci 發展,作為老師你絕不能這樣的吝惜!

不會忘記Miss Law、Mr. Chau、Miss Cheng 是因為什麼而提早退休。是Marketization、commericalization、power、hegemony 令你們未能好好地做你們想做的。或者,我對教育的關注是始於你們告訴了我、及你們沒有告訴我的壓迫與辛酸.在此,我更要多謝所有在我身上make a difference 的師長!「解惑」、「授業」及「傳道」是師道的基本!

(想哭的衝動一直陪著我寫此篇日記)

倒數

哈~ 魚鱗幫我倒數…
尚有兩天半可以睇書,
兩天寫draft.

努力! 而我極速的咀嚼速度食啦!!!!! (哈! 我俾左個彈性自己~ 我無話「消化」wor!)

謝Dr. Ng 及輝

將我的考慮/ 注意力放至最practical 的study plan, 輝的提議實在太太太重要. 始終sociology of knowledge 仍是一個underdeveloped 既field, research agenda 等皆尚在發展中、十分模糊, 而系內亦未有教授特別興趣.

等我SUM SUM 輝的提議先.
首先,如我發現了SOCI OF ED 對公民教育的討論不足 (此不足不在量、而在質.),這正正是我要STUDY 的原因. 在STUDY PLAN 中, 最好能擬定好一個我認為較Comprehensive、systematic 的分析、研究框架. 即使未能完整地present, 亦嘗試指出一般教育社會學研究在探討公民教育的空隙 (唔想用「漏洞」). 雖然要指出整個discipline 對某課題的不足是十分危險, 只要用字小心, 應該不難避免, 況且我就是看得太多關於公民教育的本地研究覺得不足,而希望轉field 的. 輝提醒我一直我是在與sociology of ed. 對話,那麼就interview 的考慮, 我還是繼續與它對話為妙. 所謂不足,我認為是關於「公民教育」的定義、Nature、Mission、理念不足. 不是沒有討論,而是忽略了更深層的了解. 例如對cultural assumption 的內容缺乏討論, 香港特殊的本土文化,一個與中國曾經斷裂,而又不是直接西方的一套文化. 可惜現在的我仍未能好好掌握香港文化… :p

另外,在curriculum 與knowledge 的兩難中,他更提出了civic ed. as an ideology 的出路. 雖然他認為我以後可能會發現根本不是curriculum、不是knowledge、也不是ideology,但我必須為現時的study plan 下一個focus. Ideology for justifying power relation? If it should be like, what i say, an emancipatory nature, then why can’t it be reflected in current curriculum? perhaps is the social condition is not favoured such kind of development? this contradiction may be my research problem. haha~ remember siu lai once remind me, “tensions” of sociologists should be my major focus in the classical mid-term essay. Next question is the contradiction is between the political regime and education system? in fact, fai has suggested many possible contradiction, but i think political regime and education 體系, should be my own intrepretation of the problem.

他更提到my study 的implication 未必只限於現在的assumption/ objectives, 發展的空間很大,或者日後implication 不只在soci. of ed, 不只在soci. of knowledge, 甚至theory. 或者… 這當然是日後formulate doctoral thesis的事… Mannheim 是始於soci. of knowledge, 終於 social planning and education. 但這不一定是唯一的方向. 哈哈~

Foucs (Question)~ Field~ Sociological and Empricial Reference. –> 要點!!!!

最後,他甚至叫我下星期一將寫好的Study Plan 給惡夢,星期三再與惡夢相討. 多謝他更提議我把study plan 的draft send 給他,等他可以提出一些未清楚/未注意的地方、用詞等. 太太太多謝你啦!!! 一直以黎… 就係無人會俾到guidance 我… (或無人肯俾guidance). anyway, t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