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ning

很想很想對所有人說: 請誠實點面對自己吧! 別逃避吧~~ 反省的過程總是痛苦的.
所有人當中,當然包括自己, 畢竟自省還未徹底, 距離尚遠.
但每次反省, 總會對自己作出批判 (有時因為別人的評語, 有時因為看到一些事, 有時因為對自己不滿…), 批判後…有時會有幾大的衝擊… 甚至會變得沒有所依… 變得面目模糊. 但如果未試過, 又如何重建? 該說如何更加深入的認識自己? 如何達至自己所欲的自己? 另一種情況, 則是暫時得不到答案. 十二月尾的一次大反省中,我初時根本無從找到答案, 我唔知自己係乜… 最大的問題是「我還是我嗎?」最後二月中我好像找到了一個暫時滿意的答案. 或者… 自省只為安身…

可能受右使的影響, 漸澌覺得人總重要是懂得反省.
但想得太多, 有時會有想哭的衝動. 點解? 我唔知.

未能自省又何以去了解、解構、批判這世界?
只盲目的拆解外界, 最終自己會去左邊? 人會否只是一粒atom.
別忘記自己是身處其中的.
我相信了解自身後,再望社會… 會是另一番境象. (我相信– 即是我未做到啦!)

不能面對自己的人, 又何以面對其他人, 甚或整個世界.
可悲. 對於他的行為, 我無從批判,別問我是他所處的環境導致,或是他本人導致. (兩者皆有關係吧!) 我只有嘆息… 實在可悲. 做人仲有乜意思? (又有想哭的衝動~ 但不是為誰… 也不是為己… 對象模糊… 或者是為人而哭… 點解會咁…?)

啟蒙與解放

據自己及右使提及的理解,
啟蒙是個人對自身的一種反省、一種思想的解放; 解放則是反省個人及外界的關係, 一種對自處的環境 (如制度) 的了解及批判, 最終的目的是從外在的宰制逃出,並改變之。
不知對與否, 啟蒙是求諸於己; 解放則是求諸於外 (指涉的是最終目的).

那麼我認為啟蒙必須在解放之先. 只有解放但未有啟蒙是危險的.
如多個共產政權, 制度是解放了, 但「工人」的意識卻仍沒有啟動,可以說他們仍處於冒昧的狀態,根本未能了解自己最渴求的是什麼, 因何去抗爭等. 這樣的人最易被當權者利用,用 的話就是當權者以保護者自居,而人們因為慵懶而甘於被蒙蔽.
要達至整個社會皆處於啟蒙狀態很難, 但教育是否一種途徑? 知識的追求與啟蒙是否有關? 我暫未能想通, 但知識的追求又好像未必能導向啟蒙, 那麼知識對啟蒙起了什麼作用? 但最起碼… 教育如果是以啟蒙及解放為目的, 我信總是好的.

website reference

sociology of knowledge

http://www.stthomasu.ca/academic/soci/weeks/3523.htm

http://carbon.cudenver.edu/~mryder/itc_data/soc_knowledge.html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ology_of_knowledge

http://www.sussex.ac.uk/Units/SPT/1-3-1-10.html

now is 9:36 at ELT ~~ HAHA

累–> 好似係我好多篇日記的title…

這個月, 好像發生好多事… 好多炸彈… 好多毀滅… 好多重生…

吸收左好多… 但消化得切嗎? duunno…

幸好, 吸收的同時.. 不斷的反思自己的觀點及價值取向…

亦不斷refine 自己的立足點…

累… 但enjoy 的.

Reading Review

看了兩、三篇Mannhem’s about Sociology of education,
發覺自己對於一些觀點不太認同,
他好似有d Parsons 的影子,
雖然未至Parsons 咁深刻,
有d behavorist… –> 唔鍾意…
但係對於他理解現代社會的危機卻十分認同.
雖然我唔係好鍾意用healthy or not 去形容社會, (that’s remind me… social problem, perspective of “phalogy” –> dunno how to spell)…
總是有點functionalist 的感覺… 這令我不太舒服,但又解釋唔到…
雖然reflexive thinking is still a important essence in his view on study of education, but somehow, he seems to promote progressive education.

yes, 可能係我對progressive education 有d biases…
依個亦都係點解我做教改研究2000時,一個解構唔到既問題…
令我不能完完全全地分析到文件背後的rationale…
-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