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打擊後的info (三小時後)

不能讓惡夢繼續纏繞
不能因為它而再次放棄機會!!!

我未認輸

記得第一次向她提起P.G.
一路聽佢講
心裡有把聲音告訴自己: 「我最需要的係DETERMINATION」(not gpa….)
或者自己已經forsee 到… 那巨大阻力就在眼前…
passion 我想有的,但要做到vocation,我想自己還欠些專注!!!

轉化它的阻力變動力!!! 我未認輸!!!

天淵之別

同樣是找referees…
感覺大不同…

實在太爽快了!!

入大學至今第一次不用戰戰競競去make request…

好唔慣tim…

平時… 少少request 都要過五關斬六將…
不論係為籌辦活動去爭取d 乜… 還是為自己thesis 或 p. g. 搵老闆…

唉…

係下次見惡夢前,要搞掂Parsons 的schooling function 及Drebeen 的socialization of normative behavior… 據惡夢說,Drebeen 是一Parsonian,當然更是一位functionalist, 要在那短得不能再短的文章中找出蛛絲馬跡來! 咁佢同Parsons 都係視socialization and internalization of adults role of schooling 既主要functions ge, serve 既有integration 及goal-attainment 的作用. 暫時咁多先啦! 要寫個summary 俾陽光,我的英語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