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責任的轉變

與So 的訪問中
當他提及自己對勞工組織及行動的立場轉變時
說道: 「都算係… 幾唔負責任既轉變」

我想… 轉變有時是很難解釋… 也很難「負責任」的…
當然或許這只是在justify 自己…

事實上,我自己、對朋友的定義、朋友相處方式等有了頗大的轉變
我仍是重視朋友
我仍喜歡與大家一起瘋
但… 我已不是昨日的我…

無奈的是… 舊朋友總喜歡以昨日的我去比較… 或者我hv been undergone 幾唔負責任既轉變…

朋友,我實在好喜歡你們…
但請… 盡量體諒及接受現在的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