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通了! (二)

因為碧秋d 機既問題… 唔可以update 到之前個篇…
唯有開另一篇啦!

所謂想通了,並不代表我放棄理想…
只是如果時機尚未成熟,我願意花多一點時間去實現它~

其實,公民教育與民族身份認同我是有興趣的…
但… 我本想在這個sem 讀多一點關於sociology of knowlege 的…
可惜自今仍未有時間… (Sampling, Directed studies 及Study Plan 已把我所有精神搾乾搾淨…)
或者俾我讀多年cert. edu.,可以準備多d 及好d 去讀P. G. lei!

報仍會照報,但壓力少了點啦!! ^_^

想通了!

自星期二會見Prof. Wong,
我的信心又被狠狠的動搖 (當然未至粉碎)…

P. G. 突然又成為了我的惡夢…
好緊張… 好驚… 好亂…

原來人往往懂得對別人提出意見
但卻能醫不自醫…

為何要FIX 死自己的路?
事實上,我必須承認這三年放在社會學的時間並不多…
又或者說… 放在其他地方的時間太多…
要看的書很多都未有時間閱讀… 這是事實呀~
(Hehe… 這裡的assumption 是如我有時間看書,我今日的學術能力及知識絕不止只此~ :p)
所以… 如果俾我多一年準備,我相信可能效果會更好!

挑戰?

Prof. Wong 俾左一份有挑戰性既文我睇…
仲話叫我睇唔明就算,因為佢都係俾呢份文俾d M. Phil D人睇的~

昨晚FINISH 左15 pages, 又唔係真係覺得咁難…
或者最難o個d 我未睇到…
又或者我的conceptual thinking 未夠,只係睇到d superficial 既野…
唔知啦~~ anway, 繼續睇先啦!

其實份文係一份Review,題目係自1950 年的教育研究及解讀
文章的Introduction 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概述教育社會學的簡史,尤其是英美的主流派別/ perspective
Karabel & Halsey 提出論文的重心是要將自1950 年教育社會學及教育研究之重心及其後轉向落入一個社會歷史的情境中分析。
第二部分則是概述教育社會學之研究簡史,其中特別強調教育研究牽涉到政治考慮,政府撥款及研究重點之緊密關係。當中提到” Social Science can lay no claim to independence.”, 而作者則強調”Historic role of social scientist as critic of social order must set limits to his incorporation into administration”. 這令我回想社會人口學也是受到美國政府的政治立場及目的而嚴重阻礙/ 歪曲 (distort) 了其學術的追求及其理論發展。我想… 作者大概想證明任何學術思想及流派的興起及發展皆受到其身處的social setting 所影響,所以了解每個approach 及研究 的 “social origins” 有助於了解其核心思想,並且可令我們注意到某些approaches 的要點大有可能是受到外界力量而被歪曲。

Concluding Sentence of Introduction:
“… the fates of schools of thought are, as we believe, contingent not only upon their intellectual stature, but also upon the extent to which they correspond to changes in the surrounding political and cultural context…”
文章的主體則留待我睇完再summarise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