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 毒?

“突然間唸起呢樣野係因為我發覺不知不覺自己好似成為左一個

冇感情既人, 好冷血….

成日以為要用盡理性分析去解決問題, 可能係做OC train出呢,

俾人話我淨係好理性


我冇感情, 係冷血動物

我好憎自己咁

好憎

救我”

以上是一位友人的日記…

我在想… 自己是否也是中了OC 毒?

Rationality 與 Sensitivity 是否必然互相排斥?

toughness 與 sensitivity 一定是paradox?

唔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