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八 天 與 八 年

就 職 屆 滿 一 個 星 期 之 後 , 他 向 主 管 提 出 辭 呈 。

他 的 主 管 是 一 名 女 性 , 在 這 個 行 業 中 的 資 歷 相 當 深 , 每 天 做 重 複 的 工 作 , 卻 樂 此 不 疲 , 讓 他 不 解 。

「 起 初 , 我 以 為 我 是 很 有 興 趣 的 。 工 作 一 個 星 期 以 後 , 我 才 發 現 我 對 這 個 工 作 一 點 都 沒 有 興 趣 。 」 他 說 得 理 直 氣 壯 。

「 我 該 恭 喜 你 , 至 少 你 才 做 了 八 天 , 就 發 現 你 對 這 個 工 作 不 感 興 趣 。 」 她 感 觸 萬 千 地 看 著 他 , 雖 然 有 點 失 望 , 但 不 忍 心 責 怪 。

幾 天 前 , 他 來 應 徵 的 時 候 , 興 致 勃 勃 地 表 現 出 他 對 這 個 行 業 的 熱 愛 , 一 付 「 不 入 此 行 , 終 身 遺 憾 」 的 豪 情 壯 志 , 她 因 此 而 格 外 看 好 他 。

缺 乏 經 驗 , 沒 有 關 係 。 熱 誠 , 才 是 年 輕 人 最 大 的 資 產 。 基 於 這 個 理 由 , 她 很 快 說 服 自 己 , 也 說 服 了 高 階 層 主 管 。 沒 有 想 到 , 三 分 鐘 熱 度 的 遺 憾 , 竟 發 生 在 他 的 身 上 。 該 怪 自 己 看 走 眼 , 還 是 要 怪 年 輕 人 太 莽 撞 ?

‧ 追 求 自 己 真 正 有 興 趣 的 人 生 目 標 , 永 不 放 棄

「 說 真 的 , 我 很 想 知 道 , 妳 怎 麼 能 夠 在 這 種 工 作 上 熬 了 這 麼 久 ? 」

臨 走 前 , 他 誠 懇 地 問 。

「 八 年 。 」 她 斬 釘 截 鐵 地 說 , 如 同 內 心 對 自 己 的 肯 定 。

「 我 做 這 個 工 作 , 做 了 八 年 。 而 且 愈 做 愈 覺 得 有 趣 。 」

「 八 天 。 我 做 不 到 八 天 , 就 覺 得 無 聊 死 了 。 」 他 坦 白 承 認 。

「 我 不 清 楚 你 的 狀 況 , 到 底 是 因 為 判 斷 錯 誤 入 錯 了 行 , 還 是 碰 到 少 許 挫 折 之 後 就 退 縮 ? 也 許 , 只 有 你 自 己 能 回 答 自 己 。 不 過 , 如 果 你 真 的 覺 得 這 個 工 作 不 適 合 你 , 我 真 心 地 恭 喜 你 , 沒 有 在 這 裡 浪 費 太 多 時 間 。 有 些 人 , 做 了 半 輩 子 , 結 果 一 事 無 成 , 才 發 現 : 原 來 , 自 己 從 來 沒 有 喜 歡 過 這 個 工 作 。 就 像 有 些 人 , 結 婚 幾 十 年 , 才 發 現 從 來 沒 有 真 正 愛 過 對 方 , 這 種 感 覺 是 很 可 怕 的 。 」


聽 了 她 理 性 與 感 性 兼 具 的 回 應 , 他 有 些 感 動 , 於 是 打 開 心 門 ,

誠 懇 地 向 她 請 教 , 「 難 道 這 八 年 來 , 你 從 來 沒 有 放 棄 的 念 頭 ? 」

「 沒 有 。 說 真 的 , 沒 有 。 」 她 回 顧 既 往 , 以 十 分 感 懷 的 語 氣 說 :

「 我 跌 倒 過 , 痛 過 , 也 疲 倦 過 , 但 是 從 來 沒 有 放 棄 過 。

愈 是 這 樣 , 我 愈 發 現 自 己 真 得 很 愛 這 個 工 作 。 我 還 是 要 拿 愛 情 打 比 方 , 當 你 喜 歡 一 個 人 的 優 點 , 也 喜 歡 對 方 的 缺 點 , 才 能 愛 得 比 較 久 。 」

「 也 許 , 我 熬 過 這 八 天 , 就 會 熬 到 八 年 。 」 他 說 。

「 可 惜 , 你 熬 不 過 這 八 天 。 」 她 說 完 一 笑 , 送 他 離 開 辦 公 室 。

從 八 天 到 八 年 , 是 一 段 遙 遠 的 路 。 從 開 始 的 自 知 之 明 , 到 最 後 的 堅 持 到 底 , 需 要 的 不 只 是 熱 忱 , 還 有 全 心 投 入 的 努 力 和 接 受 挫 折 的 勇 氣 。

‧ 有 的 興 趣 來 自 天 生 ; 有 的 則 需 要 靠 後 天 培 養

愈 來 愈 多 經 理 人 跟 我 抱 怨 , 「 不 知 道 現 在 的 年 輕 人 , 究 竟 要 的 是 什 麼 ? 」

也 有 很 多 朋 友 問 : 「 怎 麼 樣 才 會 知 道 自 己 真 正 的 興 趣 ? 」

我 想 , 唯 有 多 做 、 多 嘗 試 , 才 能 發 現 自 己 到 底 適 合 什 麼 。

不 過 , 話 說 回 來 , 有 些 興 趣 是 天 生 的 ; 有 些 興 趣 是 靠 培 養 出 來 的 。

天 生 的 興 趣 , 幾 乎 不 必 別 人 指 點 , 就 會 很 明 顯 地 表 現 出 來 。

而 靠 後 天 培 養 的 興 趣 , 則 需 要 時 間 與 耐 性 。

興 沖 沖 找 到 一 份 工 作 , 最 好 至 少 做 滿 一 年 , 不 要 輕 易 放 棄 。

除 非 , 那 個 環 境 差 到 令 人 待 不 下 去 , 不 得 已 之 下 才 離 開 。

但 是 , 就 算 是 很 無 奈 地 必 須 提 早 離 職 , 你 必 須 學 到 教 訓 , 了 解 自 己 為 什 麼 那 麼 快 就 想 離 開 。 當 初 公 司 給 你 聘 書 時 , 哪 些 地 方 沒 有 考 慮 清 楚 、 沒 有 問 清 楚 , 就 隨 便 答 應 要 來 上 班 。 徹 底 檢 討 原 因 , 不 要 再 重 蹈 覆 轍 。 否 則 , 不 停 換 工 作 , 將 來 履 歷 表 上 的 紀 錄 很 不 好 看 , 每 個 新 老 闆 想 錄 用 你 時 , 都 會 有 顧 慮 。

所 謂 的 「 三 分 鐘 熱 度 」 , 常 發 生 在 過 度 天 真 的 人 身 上 。

他 們 往 往 只 看 表 面 , 不 重 實 質 ; 或 只 貪 圖 好 處 , 不 接 受 缺 點 。

喜 歡 閱 讀 的 人 , 不 見 得 適 合 當 文 字 編 輯 。

愛 喝 咖 啡 的 人 , 不 見 得 適 合 開 咖 啡 館 。

畢 竟 , 享 受 成 果 和 努 力 付 出 是 兩 回 事 。

那 些 每 天 羨 慕 別 人 婚 姻 有 多 麼 美 滿 幸 福 的 人 , 自 己 卻 不 肯 好 好 做 感 情 的 功 課 , 只 會 怨 嘆 自 己 時 運 不 濟 、 遇 人 不 淑 , 到 頭 來 還 是 只 有 在 旁 邊 乾 瞪 眼 的 份 。

高 居 全 球 首 富 榜 首 多 年 的 美 國 微 軟 公 司 總 裁 比 爾 蓋 茲 先 生 ,

曾 經 說 過 一 句 名 言 : 「 做 自 己 最 擅 長 的 事 。 」 我 十 分 認 同 。

一 個 人 能 夠 及 早 發 現 自 己 真 正 有 興 趣 的 事 , 並 且 將 興 趣 培 養 成 為 專 長 , 是 一 種 揮 灑 自 我 到 淋 漓 盡 致 的 人 生 幸 福 。

而 這 種 幸 福 , 只 會 屬 於 勇 於 嘗 試 、 不 輕 言 放 棄 的 人 !

‧ 給 自 己 一 片 心 靈 沃 土

**** 唯 有 多 做 、 多 嘗 試 , 才 能 發 現 自 己 到 底 適 合 什 麼 。

幸 福 , 只 會 屬 於 勇 於 嘗 試 、 不 輕 言 放 棄 的 人 !

希 望 能 以 這 篇 文 章 與 大 家 分 享 ^^~~~!!*****

一數起人… 不其然會諗起你…

恨意? 已經無乜…

或者根本無恨過… 只係嬲過、怨過…

好想知… 每逢呢d 特別日期,你會否想起我們?

其實已經習慣左無你既日子…

不知不覺… 已經五年LU…

發覺時間愈久… 對你的反感愈淡… 反而… 對你的好卻記憶猶新…

這是時間的魔力吧…

這一刻… 揮不去… 心頭那種酸酸的感覺…

好想親口問你…

午夜夢迴時,你會否想起你最寵的女兒? 和最令你擔心的兒子?

難得

今日”竟然” 不使番中大…

可以回家食飯,仲要係細佬生日~ 實在太太太難得!

放工梗係去買番個cake 啦~

本來想買芒果芝士,但諗起婆婆唔食芝士ga wor… 最後都係一個普通既雜果cake。

希望一家人食得開開心心啦~

太少陪你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