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Raymond

“穩定的好友只有Sara, 一年級已認識, 至今依然稔熟

她是個十分能幹的人, 很passionate, 很有vocation, 很關懷他人, 真性情, 做事盡心盡力, 這是吾所不及的.”

唉… 自問不是你說的那般好… 但多謝你把我寫進你的日記裡,”抓緊回憶、抓緊感覺” 這是我一直以來寫日記的目的,多謝你把我留在你的回憶裡。

很同意你對人際關係的分析:

“惱在人與人的難解, 隱瞞, perlocutionary. 惱在偏見, 偏偏流傳.

樂在共處的話語, 無拘無束, 不用顧忌的盡情. 樂在交流時思想的的衝擊, 惺惺相惜

故樂在其中, 又惱在其中”

^_^ 與你倆也不是沒有惱人的經歷,但一首 “小風波” 相信已道盡一切。”每遇風霜,把我們愈擦亮” –> 很喜歡”心血” 的這一句歌詞! 願我們三人永遠”情不變”。

陶傑

看了兩本陶傑的散文集,兩本皆出版於1999,道盡了回歸兩年後香港的變化,如何被 “中國化”,如何由 “文明” 退化為 “野蠻” 社會。 極為喜歡他那精煉的擅詞用字功夫,尤是狠批中國人的劣性陋習,簡直一絕!

但看評論要小心一點,別把作者的意見當作已見! 認同之餘,也要訓練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例如在兩性關係中,他始終擺脫不了傳統觀念。哈! 最搞笑是連他也將社會學與社會工作混淆! -___-”

兩天假

被Jessica 罵我不懂欣賞悠閒… (事原(?) 大家一起在學休等inaug 時,因手上沒有雜誌看便坐立不安…)

其實以前的我是慣於欣賞身邊的一切,在放假的日子,可以留在家中看看小說、睡個午覺、與友閒聊一下,那時放假放得很舒適…

這些悠閒的假期隨著大學而消失,記得yr 時曾認為中大是一所監獄,好希望逃離此地,但奈何披爬纏身,走不得… 接著便是上莊的生涯,再沒有好好的放假…

這兩天沒有補習、沒有會議… 讓自己好好享受兩天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