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 執?

看到你兩則日記 “累” 、”放”,其實在聚會中途,我已發現你的呆相… 但… 又能怎樣?

今天與Kenny 切蛋糕,初時感到自己像以往那般 “放”… 不記得是誰說我甚至比Kenny 還興奮… 但興奮的感覺卻很快溜走了… 接著… 累的感覺走了出來 (或許是因為昨夜吧!? 好怕自己將會真的累得撐不住)… 面對軍師,我只想繼續討論及分析我所憂慮的…心裡知道… 自己是永遠回不了無憂無累的時代…

其實… 我不太喜歡… 一開口便是談公事的自己… 但事實上,是真的放不下了…

後援

一點也不擔心後援的問題… 因我們有最強後盾…

但前線的我們又如何?

p.s. 幸好,有最強軍師在我背後!

Post-Deadliner

在Ally 的info 看到這個字… 相信不少人也是deadliner …

但最近發覺自己比這更差… 竟是個post- deadliner…

經常miss 了deadline… e.g. mentor, research writing, part-time application…

很差勁呀!!! 真的要改改啦!! 因為這樣會令我錯過很多機會的… 不能再懶懶啦!

第一位

承諾的一刻… 如同起誓一樣…

我將視它為最重要的 (為期四個月)

會否顧此失彼嗎?

只能說我會盡量平衡生活啦…

“Life is an art of Balance”

這是一月一日時定下的目標… 也是這一生的原則吧!

看顧

當我不能再留在你們身邊看顧你們的時候,

我只有默默的祝願有人能代我好好的守護你們…

工作匯報

1. 與Kenny 慶祝生日(同場包括: Yumeji、Winnie、Ally、你)

2. 到勞工處交抽籤form (幫anna 同 kenny 交埋)

3. 交手電費 (這件也要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