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口

“有d 野發生左… 原來係唔可以番轉頭”

曾以為流下的淚能撫平那傷口…

曾以為時間的流逝會帶走那痛心的感覺…

但原來… 至今我仍害怕觸碰那傷痕…

可以讓我在不傷害別人的情況下… 保護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