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der Vs Monster

這個學期好像不斷在Gender 和Monster 中打轉… 已寫了兩份論文,將會開始寫第三份關於這兩個主題的論文。可別以為我把同一份文,刪改後又變另一份文,只是這兩個主題實在太豐富了~

1st: Gender inequality in Dracula

關注的是: psychoanalysis + biology perspective

Text: Dracula

2st: changes of Gender roles in F, D AND I.

關注的是: Gender roles, division of labor, female sexuality

Text: Frankenstein, Dracula and interview with vampire

3rd: Othering: Female Monstrosity

關注的是: female monstrosity, othering, archaic mother

Text: 中外古今的鬼怪故事

好像愈做愈闊… 真的… 這個學期真的與鬼怪並存呀!!

夢中的婚禮

是Richard Clayderman 的一首名曲 (著名當代鋼琴家),不知大家有否幻想過自己的婚禮呢? 誰會是你的伴娘/伴朗? 有否想過請那些嘉賓?…

我這個稀奇古怪的腦袋又曾想過這些問題呢! 到過表哥的婚禮,發覺很多出席的來賓皆不是兩位主角的,那些大都是男方及女方家長的朋友,仲有很多是麻雀友(都唔知係黎打麻雀還是來送上祝福)。討厭呀!我的婚宴才不會請那些自己不認識的人…

其實,我希望可以在婚宴上播我喜愛的歌曲,甚至與丈夫合唱一曲呢!我認為玩新郎/新娘的環節是最無聊了… 所以我這個曾任節目部部主的,將會設計一些不同的環節。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環節就是致謝~ 我想,我和他也會請所有在我們生命中重要的人,我們會藉著那個機會向各位致謝~ ^_^ um… 仲有一部分是分享我與他走過的路… ^_^ 當然不會只是一味講啦~ 一定會配合相片、錄影帶等等。最後該是歌曲分享,我和他將會分別唱一首曲送給對方,另外還合唱一曲! 哈!我和他連歌曲也決定了(暫時的)~ 我會獨唱,他則唱,合唱曲則是~ ^_^

其實… 我們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 即所有來賓送我們一首歌… 暫定為!

婚宴過後

昨天表哥偉仔結婚,再忙再累的我也當然要去送上我的祝福啦~ ^_^ 旁觀整晚的過程… 最有感受的是… 我覺得他們最幸運是能夠擁有我婆婆(他們的祖母)的祝福。記得以前info 有這句: 怕發生的@永遠別發生.com– 其實是指我對婆婆的感情,自小由她帶大,我實在不能想像她會離開我的一天。每次她生病,我便很害怕…

究竟我能否在結婚時得到她的祝福? 但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