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故事

前兩天看了一個美麗的童話故事,故事的主角、情節,甚至結局也很動人。但我卻不會去追尋故事的真確性,或者故事之所以美是因為他活於我的幻想中。美得令人感動,美得令人落淚… 帶點哀怨的美…

想起一首歌: 小說中愛的故事 歌曲中痴的詩意 《戀愛片段》

徐錦堯神父

這陣子常聽大佬說回教及基督教的分歧,他們在宗教上的分歧源於對聖經的不同理解。加上,為了爭地盤在歷史上曾發生了不少戰爭,經過帝國主義的洗禮後,形成了永難化解的恩怨。(對嗎,大佬? 請多多指教! ^_^) 今天,在聽過徐神父的講道後,有了更深的感受。題目─因愛成義!!


徐神父首先讀了一段經文,內容大概是基督將一群人分開為得救者與非得救者。得救的一群不明所以,基督便對站在右邊的得救的人說:「你們曾在我餓時,給我食物;在我渴時,給我清水;在我生病時,探望我… 」人們奇怪道:「主啊! 你何時在我們面前…….」耶穌答:「凡你們為我最小的弟兄做的,便是為我做的。」徐神父接著提出了「邊緣人」的問題,英文釋作 “marginalised ppl” ,意思是「被推向邊緣的人」。他認為我們除了不該隨意以自己為中心,把非我族類者推向邊緣外,更鼓勵我們該對社會上被推至邊緣的人們更加疼愛。那些就是主說的「最小的弟兄」。在中世紀時,猶太人、異教徒皆被推向邊緣,被人們摒棄。直至現在,很多教徒還是傾向把他教者定性為邊緣人,這不是主的意旨。

「信、望、愛」對他而言是一詞三面的解釋,有愛德的人該同時擁有信德及望德的。可是,當我們把三種德性分開理解時,問題便出現了! 那些只有信德的信徒,輕易跌入一個陷阱,只是信了一種信仰,可是卻忘了主最重要的誡命─愛! 那些什麼「聖戰」、「義戰」等,其實只要涉及戰爭,便背棄了愛、背離了主!


「基督為王」─他們錯誤理解為某種宗教打敗所有他教,成為唯一宗教。但原文中,基督所打敗的敵人是死亡啊! 徐神父提醒我們「基督為王」的意思為希望基督的誡命像種子般散播在每人的心靈中。(想起兩首聖詩─有一新誡命、播種仁愛!) 在基督的愛內,是該包含寬恕與分享。我相信… 人若然忘記了愛便離開了主。


一直喜歡聽徐神父講道。記得第一次應小Lu 的邀請到教研中心望主日彌撒。徐神父的講題為「捨得」,是他提醒了我「有捨才有得」這個觀念。另一個印象深刻的題目為「專注、投入」,他希望我們能專注、投入地對待每件事,面對我們的工作。只有在「專注、投入」時,我們才可感受到主恩。(哈! 這是否calling 呢? um… True Devotion! Weber 萬歲!) 徐神父差不多每次也提到的四個字─「對物有情」。這好像點有點儒家式對仁的理解,重點是人該對萬物有情,不只是對自己人,而是所有人、所有生物、死物。其實,我每次聽過徐神父的講道後,皆有一種洗滌過的清新感覺。

也是他令我對胡振中主教有更深入的了解。胡主教曾對徐神父說過在教會中,只有一半人支持他,另一半人則是反對徐神父的。可是,胡主教卻仍積極鼓勵徐神父,成為

他背後的一大支柱。


徐神父一直被那些所謂的民主派人士批評他是親中派。是的。他一直堅持我們要「心懷祖國」,可是並不代表他認同執政黨啊! 他只是關注到國內教會的情況、民生情況等。他差不多每星期也親身到中國大陸各地講道,與當地的教士交流,並了解當地民生的困苦。無疑,那些批評是片面的。


徐神父也一直支持教研中心的成立。雖然我不太清楚教研中心成立時面對的反對聲音,卻知道在這些反對勢力下,在缺乏資金下,一點也不易的。我喜歡教研中心的氣氛及禮儀模式。教研中心一點也不Grand,只是借用中學的禮堂,沒有大教堂的冠冕堂皇。每次揀選的歌曲不一定是聖詩 (大部分皆是動聽的!),記得我們唱過關正傑的《星》,以及一些民歌等等。神父不是站在高高的講台上,而是與我們一起站在同一地板上。徐神父講道形式不只是把道理死板的道出,而是結合我們的日常生活體驗,令我們更能深刻的感受主。最令我感動的是每次大家湧至聖壇前,打著一個個圈子的圍著,一起牽著手詠唱著輕快版的天主經。每人面上皆洋溢著喜悅的神色,大家一起隨著拍子節奏擺動著身體。每次我也確切感受到Durkhiem 所說的昇華感覺。昇華感覺不是源於雄偉的教堂,而是來自大家同時感受到的喜悅、滿足感。從沒聽過這個兒歌式的天主經版本,你認為不夠莊嚴嗎? 我卻認為神聖的感覺不用刻意的營造。教研中心那種親切的感覺令人感到家的溫暖。


我愛徐神父,我愛聖研中心! 為徐神父的健康、教研中心的發展祈禱!

P.S. 好像沒有寫過這麼長的日記呢…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