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pture or change? (一)

之前,在ICQ Info 也說過不打算把od 的地址公開…原因是不希望令身邊的好友失望,記得那時Janice 常問我為何沒有更新日記內容…除了承認自己頹,還有甚麼解釋?

當時,其實Janice 也察覺到我的頹廢不足以用懶惰解釋,因為連Icq info 上的字句也少得可憐…

雖然一直也沒有寫日記的習慣,但改info 卻由中六暑假開始成為我每天必做的事。記得自己也曾寫過一篇關於info 的作用,每天改info 實與日記無疑… 只是由於公開的關係,往往用詞較為隱晦。有一次,當我回看自己的info 時 (我是有記錄的),竟然完全想不起一件曾令我氣憤一時之事… 想起也覺好笑吧! 😛

其實,首次開OD 時的我根本是頹廢得可以… 那是我至今人生的一大低潮吧! 那時的我信心完全崩潰,完全沒有了自我,簡直”比死更難受”。身邊好友的安慰罕有的完全失去作用,我甚至曾對好友Jessica 吶喊道:「別嘗試敲我的門呀!由得我啦! 沒有出路的了!」幸好,她並沒有離棄我,反而告知我沒有事情或問題是沒有句號的! 如我堅持認為自己的問題是沒有終結的話,那絕對是我根本未locate 到問題的所在。出路的關鍵是要自己為問題找到句點。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