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csara

歡迎進入《這一站‧人間》, 倒影世界... 我不否認這也是一種表述. 但確實地也是與自我對話. 這裡或比真實世界還要真實... 從這裡看我... 會否跟真實世界中接觸的我有所不同? 天空不是一直晴朗,但這是我的盼望... 我的理想... 《晴朗的天空下》 張開眼睛 一扇暖暖的窗 驅走這赤地裡的荒涼 從大地頭上 初昇的朝陽 照出一個永遠方向 懂得愛心 知道怎麼分享 不枉愛過活過這一場 誰亦是同樣 奔波於驕陽 人潮從來沒有築牆 人和人年和月都太類似 無論怎麼都只活一次 晴朗的天空中找到生息的真意 人才能無悔舊時 在人潮和圍牆下只要願意 憑著一雙手總是可以 晴朗的天空中 跨過彼此的疆界 連潮流亦會轉移 一早決心 將我愛笑的心 感染世上愛哭的人 曾立下宏願 可不可都能 唱出真正壯闊聲音 關心眼光 彷似最美的燈 終於會照亮遠方的人 如未盡全力 怎麼可消沉 能抬頭凡事也可能

頑固

壞手勢:
以往Undergrad 在碧秋、soc lab,一開機就會開icq lite同deardiary…

而家… 就會開whatsapp web 同facebook…

有分別嗎?

*雖然比起屋企已經好多了…….. 會坐定定…
起碼唔會走上床瞓覺…
好. 繼續爬格仔數字數…

P.S. “deadline fighter 冇野係趕唔到的😆😆😆” by Lucia
A motto that I have to remind myself everyday till June.

最佳酒友

So long as we are young.
~最佳酒友~

由大學最青春時期的劈,到依家追求質素、去和酒節。。。我想我這輩子差不多30%的酒精都是和你們一起喝。(Given that 平時好少飲,也絕不會自己飲,我都唔知點解


 

酒友令你最放心地飲,尤其是還會去劈場的時代,因為你信佢地一定唔會揼低你(雖然我好似未試過要被執🤔)酒友是會特地因為酒而出來的朋友,也會在想飲酒的時候想起的朋友。

酒友也是特別嘴賤的,對彼此絕不客氣,基本上沒有甚麼尖酸的批評或話題是不能說(大概是酒精作用令人比平時大膽🙊),但內容卻是外人不能聽的。(例如品評身邊友人是否wifable、flirtable、gfriendable 😜俾人聽到我地死十次都唔掂。當然仲有更多更爆的絕密話題🙊

酒友也是會People Come, People Go的(人來人往),我們已經失去過太多酒友了。因為工作、家庭、健康等等而離開。。,要多大的緣份才可再遇。


 結論是請珍惜你的酒友,他們都是從前共你促膝飲酒傾通宵都不夠,又實實在在踏入過你宇宙的摯友。


 

今天收穫:
1. 8款和酒,醋醃、乳酪、柚子highlighted (最終冇試大吟釀、芒果酒😭
2. 6款draught Beer,啡加朱古力味、柚子、German酸酒 highlighted

博物館奇想

玩具傳奇@ 香港歷史博物館

其實明明可留作常設展覽… 香港就是缺乏一些有趣、小規模的博物館。我們到訪台灣、日本往往就是找尋一些體驗小館,糖廠、鉛筆廠等都是介紹小區社會經濟的歷史。還可以不同時期把某類玩具定為專題,展出更多相關的展品、趣事等。加親子互動區吸引家庭參觀,還可以讓某些玩具再生產,相信販賣集體回憶是永續收入來源。明明係有得做呢。。。

 

連結

A great sharing! 每個人之間的連結是最值得work on 的事。

//「以前見到他不快樂,我說不是啊,你已經做得好好。」他低下眼瞼說,「我當時覺得可以安慰他;但他可能會覺得我不明白他吧。」//
了解,就是一切介入的第一步!Being understood is already therapeutic! What we need is being understood, not being judged or analyzed. Keep your advice to yourself first.

//男仔本身的關心方式跟女仔可能有點不同吧,是言語,也要劈酒、打波、唱K。」… 他以為失戀就唱多幾首失戀歌吧,被老闆罵也可以打籃球、打麻雀發泄,斷斷沒有想到對方累積的痛苦使他決定以生命結束一切。//
把性別定型破除,大概也是情緒教育的重要一環。

//他們不是專業人士,卻總是某幾個人所親近、信任的朋友,身處別人手臂可及的範圍。「以為力量微小就沒事可做——不,自殺傾向者不是突然變出來的,可能他之前的情緒一直在滾存,或者面對的問題一直未解決。情緒滾大前,身為一般人也可以聆聽,情況嚴重你可以陪他找專業協助。//
一路同行,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做到。

//諺語說教一個小朋友是一條村的事。幫一個意圖自殺的人,不是身邊一兩個人的事,其實是很多人的事。每個人都是彼此之間的重要連結。//
安全網是靠每個人織成的。

//「陪着你嘔」設計的嘔字,苦和哭傾盆而出,提醒人們不要介意身邊人表露情緒,請陪他哭。//
不要因為自己害怕(不懂得處理),就中斷友人表露情緒。別趕著遞紙巾,是輔導員要戒除的慣性。他有需要時,會自行找尋,請讓他和自己專注在那刻的情緒反應。Let it flow. It heals. 「陪」不是要一齊哭,只要讓他知道你隨時在他身旁已足夠。

//「你會為這段關係承擔風險嗎?被拒絕後就放棄嗎?第一次錯了就慢慢修正,變得更有耐性、更敏感,不要簡化情緒為開心或不開心。有多不開心,為何不開心?」他說,「這本來是人與人之間基本可做好的事情。去一同經歷,而不是各自活在孤島上。」//
懂得愛心 知道怎麼分享 不枉愛過活過這一場
誰亦是同樣 奔波於驕陽 人潮從來沒有築牆
在人潮和圍牆下只要願意 憑著一雙手總是可以
睛朗的天空中 跨過彼此的疆界 連潮流亦會轉移

 


 

【生死一線】修復師還原自殺好友遺體 「前一晚想打給他卻猶豫」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84485

  • 有時城市人這樣醒來——滑手機看到晨早一宗學童自殺報道,有時間、地點、人物、歲數以及據記者了解的尋死原因。處理自殺報道是新聞系必修課,不少研究指出自殺新聞具有傳染性,必須避免過分煽情或細緻。但我們仍然想知道,一個想過了結生命的學生,他曾經想什麼?如果他不是「突然有自殺傾向」,身邊的人是否可以早一點察覺、加以陪伴?歷史不能重來,社會有沒有機會盡快修補裂縫?我們談談那些在結束生命的掙扎的瞬間,不着痕跡的求救信號。

  • 攝影:吳煒豪

  • (此為系列報導之四)

「前一晚有想過打給他,但猶豫了。男仔啊,是不是讓他冷靜幾晚就好?」伍桂麟在好友自殺前一晚,沒有撥出那一通電話。直到現在,那仍然是一個遺憾,結了痂成了很小卻很深的傷痕,他帶着這道傷痕為好友修復遺體,逐漸他覺得要修復的或許還有人與人最基本的連結。

朋友突然的離世,讓伍桂麟不禁重新反思生命的價值。

他與他

兩個中學男生在教會認識,互為弟兄,一起溫習,一起打籃球。他是個認真的人,完美主義者;另一個他是隨性的人,可以突然放棄以前工作轉換新環境。工作做得好時他很滿足,不順時比一般人跌得要深;另一個他總是沒所謂,此處不行他走別處。「他是我好欣賞的一類人,因為我不是這樣的人。」另一個他是伍桂麟,曾任遺體修復師多年,現為中大醫學院遺體防腐師、推廣「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有關他的報導均會輕輕提及他的好友,好友彷若他走上生死教育的小註腳。

「以前見到他不快樂,我說不是啊,你已經做得好好。」他低下眼瞼說,「我當時覺得可以安慰他;但他可能會覺得我不明白他吧。」常道中學畢業後便出社會工作,朋友網絡因努力實現自我的忙碌而分崩離析,各自承受着痛苦與不解,又因為互為男性,對於排解憂傷的方式總略帶猶豫。「男仔、廿幾歲,以為大家都剛出來工作,被罵或者失戀,摺一排應該沒事啦。男仔本身的關心方式跟女仔可能有點不同吧,是言語,也要劈酒、打波、唱K。」

曾任遺體修復師的伍桂麟,曾親手為離世的好友修復遺體,一針一線把好友的軀體還原如初。
+14

於是,在出來社會工作三年後的某一天,伍桂麟突然想起這個久沒聯繫的好友,但他在按下電話前一刻猶豫了。他以為失戀就唱多幾首失戀歌吧,被老闆罵也可以打籃球、打麻雀發泄,斷斷沒有想到對方累積的痛苦使他決定以生命結束一切。翌日,他的好友自殺。後來,他親手為好友修復遺體,一雙手兩星期,就這樣靜靜地,一針一線把好友的軀體還原如初。

發生前後

好友媽媽在解穢酒當天捉住他,感謝他把遺體修復得很好。他在研討會上分享這畫面時忍不住哽咽詰問自己:「其實我又做得有幾好?」當時沒有撥出的一通電話很輕也很重,重得在他心中留下內疚和自責,聯想起可以及早關心的時時刻刻。「兩星期是很極端的做法,就像是事後補償。其實有些事是可以不用事後補償的。我當時不懂得,即使那電話不通、他不理會我也好……」

「回望過去,我會知道事情不是自己造成,但我可以令件事不變得更差。」一些蛛絲馬跡提醒他,好友一直有情緒困擾徵狀。「大家相識了十幾年,我卻未能幫他嘔出來。若有負面想法,教會部分年長者會叫你思考要屬靈。有些人請神給他力量,卻沒正視面臨的困難是社會制度不公造成。一句我會幫你祈禱,卻沒有與對方同行。」過後他修讀生死教育,涉獵輔導、哲學,亦參與了情緒互助小組。他們不是專業人士,卻總是某幾個人所親近、信任的朋友,身處別人手臂可及的範圍。「以為力量微小就沒事可做——不,自殺傾向者不是突然變出來的,可能他之前的情緒一直在滾存,或者面對的問題一直未解決。情緒滾大前,身為一般人也可以聆聽,情況嚴重你可以陪他找專業協助。」他說。

好友的離世讓伍桂麟走上生死教育的道路。他現為中大醫學院遺體防腐師,致力推廣「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

幫助有自殺傾向者是很多人的事

「當你居住的城市有人不斷自殺,背後到底有什麼問題?」訪問中他斷斷續續數着,各種孤獨、教育制度、家庭期望、競爭文化、身心社靈發展的匱乏。制度改變之前,他從細微之處着手。

「諺語說教一個小朋友是一條村的事。幫一個意圖自殺的人,不是身邊一兩個人的事,其實是很多人的事。每個人都是彼此之間的重要連結。」這個想法化為實體就是「小白花行動」。去年有中大女學生自殺,醫學院同學在社交平台上驚慌地分享新聞,第二天開始控訴學院制度和不同的人,伍桂麟怕絕望感覺愈趨強烈,於是和學生合作設置一個哀悼角落,也讓那些或曾與死者同桌吃飯、前天才一起做過功課,開始萌生「我怎麼沒發覺她不妥」疑惑的學生,有空間把感覺寫出來。

近期,伍桂麟積極在社交平台分享處理情緒的小故事和冷知識,也在中大校園內設置留言板,請路過學生寫下字句。

一起嘔吐一起活

小白花行動的哀悼延伸為「陪着你嘔」的陪伴,他在社交平台分享處理情緒的小故事和冷知識,也在中大校園內設置留言板,請路過學生寫下字句。字句不一定是鼓勵,也可以是不快和控訴。他看到有人回應別人分享的不快,隔幾天又有人把新紙條蓋過舊字句,發展出對話。「我覺得更像是建立一種氣氛和文化,讓大家把見面說不出的話化為字句,讓人知道,你不快樂、願意找人就會有所回應。」

但如何拿捏回應的方式,仍需要不斷學習。自殺新聞的留言區總有人規訓逝者如何浪費大好青春,如何不堪壓力,伍桂麟說,成人會覺得自己也年輕過、捱過,但不同年紀層所經歷世代有所分別,現在學生每一學習階段也講求競爭,亦憂慮將來未能負擔生活。「你捱的時候社會正在向上,上一代以從前讀書才能向上流動的定律,逼細路去達標,但細路面對的已是另一回事,你能夠明白嗎?」倒不如放下身段,講少幾句,聽他說話。

坊間有不少新成立推廣生死教育的機構,如「死嘢 SAY YEAH」,亦有組織舉辦如「自殺還是他殺」研討會,讓教師、家長和公眾討論死亡,學習與學生同行。「陪着你嘔」設計的嘔字,苦和哭傾盆而出,提醒人們不要介意身邊人表露情緒,請陪他哭。「你會為這段關係承擔風險嗎?被拒絕後就放棄嗎?第一次錯了就慢慢修正,變得更有耐性、更敏感,不要簡化情緒為開心或不開心。有多不開心,為何不開心?」他說,「這本來是人與人之間基本可做好的事情。去一同經歷,而不是各自活在孤島上。」

(本文刊登於《香港01》第56期周報)

疼你的人也會愛你重視的人
Thanks <3 esp 幼蟲


 

記事:這段時間都希望支持一個舊生面對人生的一大難關及抉擇…
有點太擔心…… MC 幫忙找資料給當事人,大大安慰了我。龍爺一聲沒說就過數, 又令我感到無限支持及信任. 謝 <3

也要多謝關啦. 立即打電話給友人並提出有用建議。不但幫助了我們,更讓我長知識了.

存在

生命、生命,這好傢伙,何時我也說她不錯!☀️

————

很厲害呢!我們五人在短短的假期裡密集的完成十節小組輔導!👏🏼

我也成功挑戰了以存在主義帶組🔥
多謝把Viktor Frankl 介紹給我的BC 和Patrick!
Frankl 曾引用尼采的話:「人只要有一個活著的理由,幾乎就可以忍受一切。」
集中營的倖存者都在絕境中選擇了面對逆境的態度,正正提醒了我們在人生最低潮時更需要尋找意義。

P.S. 鳴謝Corey😂 由theories 到personal growth,再到group counselling 都係靠佢d 書咋!

Sanity

我明白你的想望 It’s really tempting I know
我也渴望有借唔使還
我也問自己:是否要屈服而甘於平凡?
大概可幸身上藝術家的因子不多吧
讓我沒有你的執迷

但其實
跟你長篇的訴說反作用力的嚴重性
常態(sanity)是如何難得及珍惜後

說完
卻心悸膽怯手震。。。

明明用左好多時間令對手不再震。。。

(這番交談竟比電影來得更震撼
好像接受來自自己內心的烤問和試探)

告訴自己:或許只是咖啡吧。。。

我勇敢

同時

我怕

 

//

我想
分別是
我想做的
Sanity 比 creativity 更必要

我找到再勇敢也不願放棄的
I must protect it at all costs

 

選擇與勇氣

我想
分別是
我想做的
Sanity 比 creativity 更必要

我找到再勇敢也不願放棄的
I must protect it at all costs

這樣的妥協也是種勇敢吧?!

I prefer to achieve low.. in order to achieve more…

Sanity

我明白你的想望 It’s really tempting I know
我也渴望有借唔使還
我也問自己:是否甘心做個「正常人」?
大概可幸身上藝術家的因子不多吧
讓我沒有你的執迷

但其實
跟你長篇的訴說反作用力的嚴重性
常態(sanity)是如何難得及珍惜後

說完
卻心悸膽怯手震。。。

明明用左好多時間令對手不再震。。。

(這番交談竟比電影來得更震撼
好像接受來自自己內心的烤問和試探)

告訴自己:或許只是咖啡吧。。。

我勇敢

同時

我怕

P.S. 重覆的憶述帶來太多的回憶,想得有點累

自我感覺良好

金句語錄:

Me: 嘩~ Chloe 點解咁叻既🤔
Chloe: 因為Chloe細個囉~
Me: Or~~ 原來人愈大愈蠢架~
Steph: 好似好有道理喎!🤔

————-

Chloe: Sara姐姐好silly 呀~ 卡卡卡😂
Me: Sillyness is a blessing! 😎

————–

其實真係要一個好silly既人
先會認為被人話silly 係一個讚美黎架可?🤔🙈🤣

#ProudOfBeingSilly

又一次體會自我感覺良好的重要性

近期與朋友分享了一句絕句:

“It’s my kindness, sincerity and integrity define me.”

每次分享都有自豪感😎,但願我牢牢的記著這句話,在自我懷疑時能提醒自己有多美好。

這句話其實也是一個延伸,多謝Jess 在我哭著鬧自己無能的時候,說了:

「就算你唔able,我地都鍾意你」

這句話救續了我,原來大家喜愛我並不因為我的能力、聰慧,而是「我」。

「我」直接、簡單、善良、真誠、正直。「我」也有黑暗面,小器、嫉妒、情緒化。我接納這些都是「我」,而我的好大多時候都主宰我。

曾經,

「我知你地好愛我,但我唔鍾意我」

到 「我多謝你地愛我,我開始鍾意我」

現在「我好鍾意我。多謝你們先愛我,我也愛上自己了」

我不是天生懂得Jess所說的「自我感覺良好」,唯有靠後天反覆練習而煉成吧。


作詞:林夕
作曲:張國榮

I am what I am 我是 我多麼特別的

我多慶幸 大地有不只一種足印
神造世人 種種色色都有他公允
我很慶幸 站在我屋頂快樂做人
拿著我心 告訴世界何謂勇敢

*我是什麼 在十個當中只得一個
葡萄園裡 響起水仙子的讚歌
我是什麼 是萬世沙礫當中一顆
石頭大這麼多 我也會喜歡這個我

我很慶幸 萬物眾生中磊落做人
懷著誠懇 告訴世界何謂勇敢
Repeat*
感激天生這個我

—————————————-

我(國語版)

作詞:林夕
作曲:張國榮

I am what I am
我永遠都愛這樣的我

快樂是 快樂的方式不只一種
最榮幸是 誰都是造物者的光榮
不用閃躲 為我喜歡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天空海闊 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我喜歡我 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
孤獨的沙漠裡 一樣盛放的赤裸裸

多麼高興 在琉璃屋中快樂生活
對世界說 什麼是光明和磊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