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ity

我明白你的想望 It’s really tempting I know
我也渴望有借唔使還
我也問自己:是否甘心做個「正常人」?
大概可幸身上藝術家的因子不多吧
讓我沒有你的執迷

但其實
跟你長篇的訴說反作用力的嚴重性
常態(sanity)是如何難得及珍惜後

說完
卻心悸膽怯手震。。。

明明用左好多時間令對手不再震。。。

(這番交談竟比電影來得更震撼
好像接受來自自己內心的烤問和試探)

告訴自己:或許只是咖啡吧。。。

我勇敢

同時

我怕

P.S. 重覆的憶述帶來太多的回憶,想得有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