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迷

當我必須努力的以昔日的美好以提醒自己與你的感情
那是多麼pathetic…
也是不想自己「忘恩負義」吧
那大概是關係末期的反應… 只是我仍不斷延遲那末日…
大概也只剩得「義」…

Joanna 說是你待我不夠好…才令我選擇離開…
雖然我習慣怪責自己不夠好…

Joe 說可惜的情緒太過… 會成為一種執迷 (obsess)

我說「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當你意氣用事的寫下「道不同不相為謀 志不同不相為友」…
可能就是 we hv already passed the way of no return 之時…

[嚴重似情侶講分手]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