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

《羅生門》

若果你 未覺荒謬
被傳聞談論的瘋子挽著手

很感激 喜歡我十年仍不休
近日舊同學說我已 耿耿於你心六百週
很可惜 這一世未能長廝守
但事實如若告訴你或更內疚
我愛過哈囉吉蒂嗎似乎沒有

狄更斯是漫畫嗎 仍然少女誤會了嗎
迷戀蔽眼才給美化 但其實真懂得我嗎

那動人時光 不用常回看
能提取溫暖以後渡嚴寒 就關起那間房
最動人時光 未必地老天荒
難忘的因[我]太念念才難忘
容易抱住誰十年 最難是放

真心講 想起那段情仍不枉
若路上重遇會笑笑問你近況
你每晚更新的臉書卻無謂看

離別了若想心安 先不要每夜重翻舊案
望著更好的地方 為下段愛戀吸收陽光

那動人時光 不用常回看
能提取溫暖以後渡嚴寒 就關起那間房
最動人時光 未必地老天荒
難忘的因[我]太念念才難忘
容易眼淚流十年 難在擦乾

還在嘆息那愛戀不到氣絕便已安葬
(怕掛念太猖狂)
敎兩人心裡有道不解的咒沒法釋放

個個也探問愛戀不老的秘方
(個個也探問愛戀不老的秘方)
唯獨壯烈離座 可百世流芳
難道抱著殘像 可百世流芳

你未忘 我未忘 猶勝伴在旁
你未忘 我未忘 情信亦泛黃

不心安 清早與夜來亦望望
收不到信號過兩秒又再看看
你說過常聯繫對方

從前號碼 等於老地方 不敢拆掉再裝
(那動人時光 不用常回看)
(能提取溫暖以後渡嚴寒 就關起那間房)
猶如絕症 天天有預感 幸福即將再降
(最動人時光 未必地老天荒)
(最纏綿那黑影 即使每夜遊蕩 其實一早已給安葬)

情人若你也未忘
約定誰過十年暗渡陳倉 再續夜航

別瘋狂 下個一月
願如期團聚於 冰島某地方
讓前塵沉澱於 福島某地方


地鐵中聽到「那動人時光 不用常回看
能提取溫暖以後渡嚴寒 就關起那間房
最動人時光 未必地老天荒
難忘的因你太念念才難忘
容易抱住誰十年 最難是放」

眼淚又升起…

我知道「離別了若想心安 先不要每夜重翻舊案
望著更好的地方 為下段愛戀吸收陽光」

只是實在是個太會念念不忘的人…


我們在你的臉書中,仍是engaged… 你還是在等我動手改嗎?
這個status 仍在… 叫我如何去忘…

無論中西,12一向是最好湊合的完全數:12星座、12生肖、12時辰、1打、1圍。可能因為12是第一個卓越數,又可能因為12是第一個豐數…
小弟未臻完美,獨愛好的一半。究竟是因為6才是第一個完全數,因為正六面體(正方體)是最簡單而我們所感受到的三維空間標準體積,因為六角星是唯一一顆無法只用一組綫{必需用兩組綫(三角形)}才能連起來的星形,還是因為六六能衍無窮。
愛屋及烏,連帶幸運的一半3,幸運的轉身9,還是雙重的幸運12,也似與我有緣。剛好四季。

無論如何,每月的第六天永遠是我與您攜手邁向新一月的一天。我幸運的轉身,就是您的月份。…

 


我還是很害怕要把倉匙交給你的一天
還是很害怕要把relationship status 改的一天
還是未知道coming 的9月6日會怎樣的過…

我討厭朋友問三年前若答應結婚了,故事會否不同

我討厭情信亦泛黃的時候,當我嘗試與別人晚餐的時候,我仍念念不忘…

《其後》

多想問你比賽打成點…

多想叫你趁周末睡多一點…

但為免釋出錯誤訊息

只能把關心都吞回肚中…

每次見面後都把我送到下個約會地點的你…

我還是不能讓你想得太多…


 

當我說明明你在我面前,但我卻沒有上前捉緊的衝動…

魚說這就是過去的人呀.

但偏偏你不在的時候,我卻輕易的想起你…

為何會這麼古怪的呢? >_<

《其後》

卻會默默懷念你
賜我最快樂年紀

除非 你遇上更好的人
心裡沒法徹底安份
猶如當你長成
仍在憂心的母親
如果 你做過我的戀人
一世亦敎我分心
常祈求 乾燥的嘴唇
別人亦可幫我接力吻

你 這最熟悉路人
無論隔多遠 亦關心
即管當我 極念舊 那類人
有親過 也是近

猶如失散多年
重聚一刻的至親
全因 你做過我的戀人
先至學會這胸襟
常祈求 乾燥的嘴唇
別人亦可幫我接力吻

遙遠祝福你 活得好得很

忽然之間

吃飯時,耳中傳來餐廳播著的音樂盒音樂‧‧‧

//忽然之間 天昏地暗 世界可以忽然什麼都沒有
我想起了你 再想到自己 我為什麼總在非常脆弱的時候 懷念你

我明白 太放不開你的愛 太熟悉你的關懷
分不開 想你算是安慰還是悲哀
而現在 就算時針都停擺
就算生命像塵埃 分不開 我們也許反而更相信愛

如果這天地 最終會消失 不想一路走來珍惜的回憶 沒有你//

到底我會到甚麼時候才放得開對你的懷念…

就是這樣的無奈…
我懷念…
但當你真的在我面前…
我卻沒有上前捉緊你的念頭或衝動…
我只是享受著我倆的默契…
卻未能想像和你一起的未來…

==

今日聽到一個幾震撼的消息…

朋友說在兩年半前結婚的那一晚,心裡仍在想念著分手了3年的舊男友….

真的可以這樣嗎?

我想起… 在澳門看燕姿演唱會的時候,身邊坐著的是他,但差不多每首歌都讓我想起你…

其實,懷抱著12年的記憶,我有那場演唱會不想起你?


 

特別是這首:

也許我一直害怕有答案 也許愛靜靜在風裡打轉
離開 釋懷 很短暫又重來 有時候自問自答

#我不要困難把我們擠散 我責備自己那麼不勇敢
遺憾沒有到達 擁抱過還是害怕 用力推開你我依然留下

*有一束光 那瞬間 是什麼痛得刺眼
你的視線 是諒解 為什麼捨不得熄滅 我逆著光 卻看見
那是淚光 那力量 我不想再去抵擋
面對希望 逆著光 感覺愛存在的地方 一直就在 我身旁

Repeat #,*

我以為我能後退 反覆證明 這份愛有多不對
背對著你如此漆黑 忍住疲憊
睜開眼 打開窗 才發現你就是光芒

又或是這首:

我懷念的是無話不說 我懷念的是一起做夢
我懷念的是爭吵以後 還是想要愛你的衝動
我記得那年生日 也記得那一首歌
記得那片星空 最緊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誰記得) 誰忘了

我懷念的是無言感動 我懷念的是絕對熾熱
我懷念的是你很激動 求我原諒抱得我都痛
我記得你在背後 也記得我顫抖著
記得感覺洶湧 最美的煙火 最長的相擁

誰愛的太自由 誰過頭太遠了 誰要走我的心 誰忘了那就是承諾
誰自顧自地走 誰忘了看著我 誰讓愛變沉重 誰忘了要給你溫柔


我聽著聽著,不自覺的靜靜的淚流滿面…
幸好,燈太黑,旁邊的都沒有發現…


 

旁邊的只是不停的要我留意這首歌的歌詞…

《天使的指紋》

靜悄悄 亂紛紛
都輸給了時間 卻沒有辜負青春

他誠懇 才不讓你等
你失落了黃昏 卻換來平靜夜深

眾裡尋人
錯愛只是為真愛作證
所謂魔鬼留下的傷痕 都是天使的指紋

燈火闌珊 何必急於看到那個人
能睡得安穩都只因為 那盞還沒開的燈

亮晶晶 黑沉沉

開了窗 關上門
誰給了你寂寞 寂寞還給你新生

誰的吻 都值得感恩
淚淋熄了慾望 笑卻雕琢了皺紋

最初總堅持自以為是的緣分
最後才順其自然看花開無聲
離開你那個人
同時釋放了你 你為何不轉身

眾裡尋人 錯愛只是為真愛作證
每次告別留下的傷痕 都是天使的指紋

燈火闌珊
你急著要看到那個人 他也在尋找你的身影
你也讓別人在等


旁邊的他不斷的告訴我:過去的,就追不來。(雖然我從未想過追回,懷念和追回,我尚懂分辨。我的腳步已離開走遠了,只是我的心還會懷念,如此而已。)

旁邊的他也嘗試告訴我的她,說我總不能期待新愛卻又不願妥協…

幸好我的她代我告訴他,要成為我的愛人至少要有她三分之一的堅強,能成為想照耀萬人的我的光源。

只是我不懂,旁聽的他到底聽得懂沒有,不是我不願妥協,只是那個不是你。不是我不願嘗試,機會我有俾的,只是我始終發現,不是就是不是。我也三番四次的對他說,the best is yet to come。 When I say it, I really mean it.  多謝你的陪伴和照顧,我不是沒有期待,只是我期待的不是你。好伙伴就是好伙伴,僅此而已。

我沒法肯定,能否帶著懷念去愛別個,
我只能肯定,那個人不是眼前這個你。

愛是…

當攰都pk,淨係想瞓覺,都仲會走入倉,

逐袋逐箱去找你需要的運動褲和波鞋…

I have a great feeling that I’m still taking care of you in a way that you’d never know and understand…

and that’s the way how love goes…

我問過爺爺:這世界有一生一世的愛嗎?
爺爺說:如果是妳,一定可以。

Love may transform… And it must exist just in a way we may not know or understand…

多年後

世紀會面後,朋友都問到我的感覺…

那是一種無人取代的默契…
等待的時候,我想到「The best of my youth was all spent with you」

我們急著把數月來的經歷向對方傾訴
我們都享受無間斷的傾吐
你那懂得一切的眼神,安撫著我…
但我又是否享受聆聽呢?
最後你連送我上車的最後一分鐘都緊緊的把握著…

劉邦問到:你唔覺得無人可以再俾到你呢樣野俾你咩…
現在的我不敢回答… 我只知道我仍然期待…
我也相信我們皆遇上了很多挑戰,我們都在成長~ ^^

今日偶而踫上這個mv…

多年後  曾沛慈
作詞:潘兒
作曲:潘兒

說愛情 總是一個突然的衝動
赤裸裸在人面前 攤開雙手
講的每一句話 一個念頭
無非成為下個故事的暖身動作

現在的我和他 仍一樣的傻
一直都很晴朗 少了一些飄蕩
屋裡的暖色調 還有咖啡的香
就算失眠了 我想你也不會怎樣

多年後 不再習慣成為了一種習慣
多年後 你的喜歡再也不是我的喜歡
換了另一個地方 繼續和別人晚餐
是勇敢還是笨蛋
讓兩個人 相聚了 又解散

時間是極度瘋狂 隨時要爆炸的船
回憶在心中搖晃
讓你要想不想 要斷不斷

多年後 如果再見 又想起你的喜歡
多年後 如果再見 再也不是一種背叛
換了另一個地方 繼續兩人的晚餐
是勇敢還是笨蛋
很有默契 相聚了 又解散

命硬

在世紀會面之前,我想起的是這首歌:

二百年後在一起
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
團圓或者晚了廿個十年 仍然未捨棄
換個時代在一起
等荊棘滿途全枯死
這盼望很悠長
亦決心等到尾 等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