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人會變,主要的原因,是為了讓你學會放下。
People change, so you can learn how to let go.

Photo: 其實人會變,主要的原因,是為了讓你學會放下。
People change, so you can learn how to let go.

繼承人生 (The Descendants), 2011
IMDB: http://imdb.to/15Fpx2p

今天下午14:45,Star Movies要播出喔!

繼承人生 (The Descendants), 2011

 

《同窗》鄺俊宇

昨日最親的某某

《同窗》鄺俊宇

我們的青蔥時代,總有幾位好同窗。
明明自己懂得回校,郤寧願挨眼瞓,早點起床,來會合她們,買些早點,再結伴回校。

「早晨~」她的靈魂還未睡醒,妳傻眼:「昨晚很晚睡?」

「煲劇囉,煲煲吓,煲到凌晨。」她打喊露,嘴巴張得比《龍貓》裡的次子更大,妳差點想把拳頭放進去。

「那麼功課都做完了嗎?」一條問題,比鬧鐘更有效,把她的靈魂也鬧醒:「吓!有功課要交嗎!?」

妳沒好氣:「我們還是快點跑回校吧。」

一仆一碌,趕回學校,胡亂找個地方,就趕功課,妳看見她的狼狽相,忍不住笑,因為不久前,狼狽的或是妳。

妳和同窗們,就是如此的互相扶持。

她們讓妳感覺到,妳不是一個人在上學,去洗手間要一起,去小食部要一起,放學離校要一起,有點病態。

但時光有限,讓我們患上親暱症,又有何所謂?

//「曾共你天天相對,失戀也一起,共你擔心功課趕不到限期」

課室,往往承載了很多的回憶,試過在這裡慶祝生日,試過在這裡玩得瘋狂,試過在這裡為考試拼命。

有一位同窗,拿著手機拍攝:「來,有什麼想說呢?」

「有呀,我要跟我的『未來老公』說的,」穿著校服的她,稚氣的傻笑,並把鏡頭掃過在場的同窗:「老公,你看,她們的樣子是否很傻呢?」

有人打斷她:「妳就傻!」

「但我真的很喜歡她們呢!我已經約定,她們會是我的伴娘呢!」

「妳嫁得出才算吧!」

笑聲過後,我們對未來的承諾,可是認真的。

常猜想,十年後的我們,會怎麼樣?

誰最快發囍帖?誰最先當媽媽?

誰,還可以遵守今天的承諾?

//「班房裡放映機,逐格愉快記憶,在倒退,讓我看真你」

愛情有循環,友情有起伏,有時候,我們或會像情侶般冷戰,誰都不願先低頭認錯,架,明明是其中兩個人吵的,但,尷尬總會彌漫整個圈。

兩個人冷戰,一班friends受傷。

於是,大家也會想辦法在旁修補,直至有一天,結終於解開了,回想起來,才發現這些冷戰,真的很浪費時光。

我是疼妳的,只是氣難下;妳是疼我的,只是不認輸。

但,念在時光短促,不要讓恨,蓋過這份情。

好嗎?

//「明日我翻開筆記,即使記不起,學過數理經濟,統統都拋棄」

越接近離別,沙漏越流得快,當妳以為,還有很多的時間,能跟她們留在這課室繼續嬉戲,才發現,妳們可能快要離開這裡,各散東西。

這個她,會上大學;那個她,遠走外國,而妳,也開始隨命運的轉盤推動,離開這課室,走進未知的未來。

妳們總會,來到最後一個上課天,寫滿每一頁紀念冊,和,不捨得與同窗們分離。

不再同窗了,但不要怕,窗戶打開了,外邊是另一個更闊的天空。

謝謝妳們,陪伴我渡過了,最精彩的青蔥時代

來,許下承諾,讓我們的友誼,面對歲月的洗滌而不褪色。

我們可以的。

//「在心裡,沒有忘掉了,得到過,我心中有你」

心胸狹窄

看完Philomena 《千里伴我尋》,再次肯定自己是個心胸狹窄的人。
面對修道院修女們所犯下的罪,我真的不能像老婆婆般說原諒…
我一定會像另一主角那位記者般窮追猛打,
不只要把真相揭露,
會為受害者提出控訴,
要犯罪者面對自己犯下的罪…
為什麼那老婆婆可以說原諒,是因為宗教嗎?
面對不公義,憤怒是否可以諒解…
不是要像Mandela’s Wife 般以牙還牙,
但適量的憤怒才能使人有向不公義說不的勇氣…?
那份對真相追求到底的毅力…?
到底如何才能像Mandela 那般沉隱般前進?
真的不懂……………. — feeling confused.

走過

「當你能夠從人生最壞的時候領悟,那麼你也準備好進入人生最好的時候了。」無論你身處最好的時候或是最壞的時候,你也要懂得跟自己相處。

走過最壞的時候,你就懂得走進最好的時候。

再次感謝陪我走過最壞時候的每個人,也為現在這最好時候而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