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觀

我的額頭難道刻著「愛情急症室」???

為什麼一個還談不夠廿句的同事會捉著我嘩啦嘩啦….

看夠了辦公室的畸戀,我是鐵了心認為一定麻麻煩煩,痛苦萬分的!

大概這方面我必然是個悲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