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

看到自己班成績不斷進步,品行也愈見改善。 好欣慰。

看到上年最疼那班成績不斷退步,行為也愈見卑劣。 好痛心。

兩班還要同級. 唉.

MC,對不起. 我沒能好好看顧你的學生,縱然我在你班花的時間及心血,絕對比自己班多。

==============

一定要記些令自己鼓舞的事:

今日英傑放學留堂積極的開心地為考試溫習。

立財聽到可能考試中仍要繼續留堂的「恐嚇」時,雀躍地說好。

哈哈!這班學生被我這個「變態」老師訓練成「變態」學生了!

著緊

看到大佬一篇日記:

你可清楚,疲累也有很多很多的層次?──

工作仍然壓在案頭,想盡早完成,但眼睛快要合上了。

頭腦雖仍清醒,四肢肩膀已酸軟得無法動彈。

精神萎靡,但就是睡不著。

起床後直至中午,人在學校,飄浮。

與孩子說好了不再搗蛋,兩天後就打回原形。

同一篇課文,把同一句話重覆五六次,再用另一種方式說三四次,孩子還是聽不明白。

同一個訴求,十年二十年,別人聽不明白。

一份試卷,初稿。第一次修改。終訂稿。終訂稿第一次修改本。第二次修改本。第三次修改本。終訂本。第四次修改本。第……

一件又一件瑣事襲來打斷正事。

要開始著手做好一件事,但心裡有一絲一點想逃避的傾向。
「疲累的時候,就閉上眼,深呼吸。想想,你正與疲累在一起,認識他,看著他,抱起他。與他相處,與他相對。」疲累的時候,想起朋友曾跟我說。

==============

哈哈~~

今天上緊第三節課時…

我跟學生說:

「現在是10:50 分,我終於醒啦…

重點是… 我已經上左兩堂!」

原來我們已訓練到教書成為自己的本能,

可以照講書、照鬧人、照指出他們的common error…

但其實個腦80% 仍處於睡眠狀態。

=============

朋友問我為何這樣犯賤的辛勞.

我也問自己… 已經是第五次經歷考試…

為何還這般著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