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緊張的反應…

我知道我實在太想放下這個擔子… (雖然心知這是一世的責任.)

很衰吧? 但我已背負很久… 也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