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賞你忠於自己

昨晚與你談及自己的不安,發現你比我更有毅力、更不顧別人的目光、更有勇氣去衝破障礙而完成自己認為該做的事. 簡單一句,你比更我忠於自己. 哈~ 我實在太迂腐了… 顧這顧那,最後自己辛苦而已…

^_^ 不得不更欣賞你!

演唱會後感 (一)

今晚睇左郭富城演唱會,坦白說我一直不太喜歡他,今次去係唔想「托人手爭」(放手阿Sir 散飛). 原本帶著「負期望」進場 (心想會否頂唔住半場走),但現在好想分享.

一是他真的很用心去做好演唱會,從今晚的表演,令我相信他是個屢敗屢戰的人.

用心是他刻意的設計舞台接近觀眾,不單是四面台兼顧得好 (看過某些自稱「四面台」的演出,但效果是…) ,更照顧到坐得比較高的觀眾. 中間升起的「中空圓台」,聽說是他的主意的. 在節目安排上,可說是極盡視聽之娛。快慢節奏、激情抒情、舞蹈歌曲都串插得很合適,不單令人感覺沒有冷場,也沒有太「膩」的感覺。另外,他用心在以不同的手法盡量與觀眾同步,令觀眾投入. 除了找現場觀眾玩遊戲外 (當然絕對有可能係枚),最令人感動的是當他唱起初出道的國語歌時,歌詞一句句的從螢幕顯示出來,不只令大家可以一起和唱,更令我們泛起小學初中的回憶. (一個敗筆: 新細明體… tone down 了感覺) 當然最簡單令我感覺到他的用心是… 那唱歌時的投入神情及那跳舞時認真及落到盡的姿勢. (最憎人跳舞敷衍了事的態度,好易睇到佢地有冇心跳)

當他以SAXOPHONE 演奏「我為何讓妳走」中的一小段音樂時,有幾個音出唔到,但他堅持重覆演奏至成功. 一句「無理由唔得ga,我明明練左好耐ga」. 或者也是他設計的小把戲,但當中我的確收到了他那自信堅定的訊息. 最後要唱謝幕曲,說起歌迷及小美對他一直不離不棄的支持,眼泛淚光、聲音抖震的他說擔心未能唱完這首小美送的生日禮物. 但最後一句,「得ge,我得ge.」最終一首完美的謝幕曲令我們感動. (我和友人都認為其實是小美的支持才是他哭的最大原因) 如果說看周華健的演唱會,令我即時想起是「自信帶傻氣的笑容」; 那麼他留給我的一定是那「自信堅定的目光」。有自信,已經很難; 還要有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下去的意志更難. 雖然有d 感觸位好似有d 假 (例如他堅持四面觀眾的參與,令本來感觸位無端的重覆及延長… )他的一句說話也令我感到「真」. 他坦言自己並不太認識音樂,但他對音樂有熱誠.

演唱會初時的掌聲不太熱烈,看到大部份人都不帶任何發光東東,甚至連贈送的「吹氣棒」也只有小部份人用 (對比情情塔塔/ 左麟右李… 差天共地),尤其是與我們一起坐山頂的,初時根本無人拍手/ 打拍子/ 吹bb (也是送的)/ 打吹氣棒/ 揮動小燈 (附在bb 上) . 從大家的gossip 及行為,擺明大家根本不是他的歌迷. (哈哈… 很多sponsor 商店派飛… ) 但憑大家愈來愈大的掌聲,bb 聲等,也從彼此的眼神中,我看到他用三個小時賺回來的認同與尊敬. 呢張免費的山頂位實在太抵,即使要我掏出百元來,也值! $200 呢? um… 可唔可以俾我坐前d? (今次真係山頂到呢… 係紅館尾二o個行)

轉貼: 香港人,你真的有自由選擇嗎?

「…也許,我們從來不去想是否有其他選擇,反正接受現實吧。…

…選擇教人很累。選擇從來不容易,需要學懂很多事情,需要學懂取捨和承擔,創造新的選擇,就更難。

…漸漸地,人們接受由其他人替自己選擇,也就是漸漸失去自由的時候。」

自由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你會輕易捨棄它嗎?


香港人,你真的有自由選擇嗎?
信報 楊區麗潔
——————————————————————————–

  「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左中右都沒有人會反對,或者說公開反對。政府和護法們,常常提醒我們:《基本法》規定了香港有各種「自由」。

  我們有自由。那麼,有足夠的自由選擇嗎?

  香港,是一個崇尚自由的城市。大部分香港人或其上一代,不就是為了「自由」兩個字跑到這裏生活嗎?《基本法》保障香港生活方式不變五十年。可惜,短短數年間,你希望不會變壞的事物,已經成了事實;你希望應該要改革好的東西,倒真的一成不變。

  那麼,如果你對局勢和管治發展有諸多不滿,卻無力改變,有什麼選擇?大商賈說:不喜歡的,可以走。說是無情,也是坦白。對!香港人有出入境自由;這是內地同胞還未完全擁有的自由。

  香港崇尚經濟自由,世界排名榜經常名列前茅。那麼,你想在家裏附近購買點簡單食物和日常用品,選擇是百記或惠記,還有什麼?你窮盡半生積蓄去買樓,發覺可以負擔的樓房,無論位於何處,都像是一個模樣,都是那幾家發展商的樓盤,就連屋內用什麼電話,也有人已為你作選擇。

  香港崇尚言論自由,大商賈說長毛當選就是明證。我們也有傳媒自由,有五十三份報紙,近八百份期刊,報刊的數目可能冠於其他世界大城市。那麼,你今早起來,打開收音機,不驚不覺大班走了已有數月,你在「晴朗」、「千禧」和關機之外,還有什麼選擇?你到報攤,十多份本地日報中,可有你心中理想的選擇?可否找到一份忠於編採獨立,敢於批評權威,卻不譁眾取寵,不大賣黃賭訊息的報紙嗎?

課程內容大同小異

  香港也有教育的自由,我們有過千家中小學。可惜你不富有,不能負擔國際學校的費用,也不認識什麼教育界的人物。那麼,你的小孩子就讀學校,就由政府替你選擇吧,更準確地說,是政府的電腦為你選擇,反正讀的課程內容也大同小異。

不能溜只有留

  香港也有七所大學提供很多不同科目,不過,你的大孩子跟你說,想讀冷門的人類學或藝術歷史。你會給他們什麼選擇?你會告訴他們:這個嗎……不如留作課餘興趣嗎?

  停下來,想一想:香港人在政治、經濟、或日常的生活各方面,我們有足夠的選擇嗎?如果認為選擇並不夠,是什麼原因?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沉重的歷史。從百多年前成為殖民地到九七回歸,香港人從來明白自己不可為這個地方作出什麼選擇。對很多人來說,「留或溜」是唯一選擇。對更多人而言,就連「溜」這個選擇都沒有。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扭曲的制度。香港人可以一人一票選出三十個無權的立法會議員,卻不能選擇半個有實權的特首。我們的立法會,由百萬選民選出來的幾十位議員贊成的議案,可以給幾位自動當選的議員否決。這樣扭曲民意的制度,還是有超過一百七十萬選民跑出來投票選議員,不得不佩服香港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可嘉。下次立法會選舉,如果你依然覺得沒有候選人值得選擇,不要苛責他們,是奇怪的政制使然。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政府政策。說公平競爭法不能解決競爭不公平問題,那麼,起碼可以正視許多行業寡頭壟斷的趨勢嗎?起碼可以改正一些不合理的限制消費者選擇的商業手法嗎?教育又來一次學制和課程改革了,是翻天覆地的改,卻未看到會帶來下一代更多元化的選擇。

愈來愈政治正確

  更多時候,我們應該問問自己:是否把自由選擇自我設限,有否為增加選擇創作條件而努力。也許,我們從來不去想是否有其他選擇,反正接受現實吧。

  現實就是:這個自由的香港,愈來愈政治正確;傳媒自我審查是不可避免了,報紙賣黃與賭是反映社會狀況;寡頭壟斷也很自然,消費者也省了挑選的時間;教育也不用那麼多選擇,反正讓孩子將來找工作容易點,還不是專業商業那幾門課,還是由商家決定教育路向來得省時;聽說,歷史課本把殖民地歷史說得糊裏糊塗,無所謂吧,反正回歸了……,接受現實也是一種選擇。

  一位年輕朋友說得倒很真:選擇教人很累。選擇從來不容易,需要學懂很多事情,需要學懂取捨和承擔,創造新的選擇,就更難。

  漸漸地,人們接受由其他人替自己選擇,也就是漸漸失去自由的時候。

轉貼: 香港人,你真的有自由選擇嗎?

「…也許,我們從來不去想是否有其他選擇,反正接受現實吧。…

…選擇教人很累。選擇從來不容易,需要學懂很多事情,需要學懂取捨和承擔,創造新的選擇,就更難。

…漸漸地,人們接受由其他人替自己選擇,也就是漸漸失去自由的時候。」

香港人,你真的有自由選擇嗎?
信報 楊區麗潔
——————————————————————————–

  「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左中右都沒有人會反對,或者說公開反對。政府和護法們,常常提醒我們:《基本法》規定了香港有各種「自由」。

  我們有自由。那麼,有足夠的自由選擇嗎?

  香港,是一個崇尚自由的城市。大部分香港人或其上一代,不就是為了「自由」兩個字跑到這裏生活嗎?《基本法》保障香港生活方式不變五十年。可惜,短短數年間,你希望不會變壞的事物,已經成了事實;你希望應該要改革好的東西,倒真的一成不變。

  那麼,如果你對局勢和管治發展有諸多不滿,卻無力改變,有什麼選擇?大商賈說:不喜歡的,可以走。說是無情,也是坦白。對!香港人有出入境自由;這是內地同胞還未完全擁有的自由。

  香港崇尚經濟自由,世界排名榜經常名列前茅。那麼,你想在家裏附近購買點簡單食物和日常用品,選擇是百記或惠記,還有什麼?你窮盡半生積蓄去買樓,發覺可以負擔的樓房,無論位於何處,都像是一個模樣,都是那幾家發展商的樓盤,就連屋內用什麼電話,也有人已為你作選擇。

  香港崇尚言論自由,大商賈說長毛當選就是明證。我們也有傳媒自由,有五十三份報紙,近八百份期刊,報刊的數目可能冠於其他世界大城市。那麼,你今早起來,打開收音機,不驚不覺大班走了已有數月,你在「晴朗」、「千禧」和關機之外,還有什麼選擇?你到報攤,十多份本地日報中,可有你心中理想的選擇?可否找到一份忠於編採獨立,敢於批評權威,卻不譁眾取寵,不大賣黃賭訊息的報紙嗎?

課程內容大同小異

  香港也有教育的自由,我們有過千家中小學。可惜你不富有,不能負擔國際學校的費用,也不認識什麼教育界的人物。那麼,你的小孩子就讀學校,就由政府替你選擇吧,更準確地說,是政府的電腦為你選擇,反正讀的課程內容也大同小異。

不能溜只有留

  香港也有七所大學提供很多不同科目,不過,你的大孩子跟你說,想讀冷門的人類學或藝術歷史。你會給他們什麼選擇?你會告訴他們:這個嗎……不如留作課餘興趣嗎?

  停下來,想一想:香港人在政治、經濟、或日常的生活各方面,我們有足夠的選擇嗎?如果認為選擇並不夠,是什麼原因?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沉重的歷史。從百多年前成為殖民地到九七回歸,香港人從來明白自己不可為這個地方作出什麼選擇。對很多人來說,「留或溜」是唯一選擇。對更多人而言,就連「溜」這個選擇都沒有。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扭曲的制度。香港人可以一人一票選出三十個無權的立法會議員,卻不能選擇半個有實權的特首。我們的立法會,由百萬選民選出來的幾十位議員贊成的議案,可以給幾位自動當選的議員否決。這樣扭曲民意的制度,還是有超過一百七十萬選民跑出來投票選議員,不得不佩服香港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可嘉。下次立法會選舉,如果你依然覺得沒有候選人值得選擇,不要苛責他們,是奇怪的政制使然。

  有時候,我們可以埋怨政府政策。說公平競爭法不能解決競爭不公平問題,那麼,起碼可以正視許多行業寡頭壟斷的趨勢嗎?起碼可以改正一些不合理的限制消費者選擇的商業手法嗎?教育又來一次學制和課程改革了,是翻天覆地的改,卻未看到會帶來下一代更多元化的選擇。

愈來愈政治正確

  更多時候,我們應該問問自己:是否把自由選擇自我設限,有否為增加選擇創作條件而努力。也許,我們從來不去想是否有其他選擇,反正接受現實吧。

  現實就是:這個自由的香港,愈來愈政治正確;傳媒自我審查是不可避免了,報紙賣黃與賭是反映社會狀況;寡頭壟斷也很自然,消費者也省了挑選的時間;教育也不用那麼多選擇,反正讓孩子將來找工作容易點,還不是專業商業那幾門課,還是由商家決定教育路向來得省時;聽說,歷史課本把殖民地歷史說得糊裏糊塗,無所謂吧,反正回歸了……,接受現實也是一種選擇。

  一位年輕朋友說得倒很真:選擇教人很累。選擇從來不容易,需要學懂很多事情,需要學懂取捨和承擔,創造新的選擇,就更難。

  漸漸地,人們接受由其他人替自己選擇,也就是漸漸失去自由的時候。

中大社會學的經驗


以下只是我的經驗:

中大社會學只能帶給學生一個視野及思考訓練.
但卻不能令我們真正認識社會…

它不是教我們一堆「知識」,如你想要的話,要自己從報章、雜誌、書籍搵…
這就是不「在地」的後果.

突然有點怯…

部份因為自己Major 導師的指示好似有d 問題… 人地都唔係咁講… 都唔知搵實習既TA (not assistant, but advisor)先定校長先.

部份因為對將要任教的科目未能確實掌握… 尤其係我呢科,「校本」行得好好,間間學校方針/ 教學目的/ 方法等都唔同…

突然有點怯…

紀念日

咁就兩年啦~~ 唔係拍拖紀念日呀,係日記紀念日呢~~

睇番之前的日記,再次品嘗當中的甜酸苦辣… 再一次的感動…

發覺最易留在心裡的,都是那些美麗的回憶…

兩年過得很快嗎? 但也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

有成長過嗎? 我信有啦…

當中有你的痕跡嗎? 多謝哂! ^__^

P.S. 多謝在我身邊出現過的你,豐富了我的生命.

P.S. 又是志業

對上述的回應其實歸納番係關於兩個價值觀…

第一個係gender equality的睇法,第二個係對志業 (vocation) 意義的堅持.

朋友認為能放下事業,一心一意照顧家庭的女性很有勇氣. 我認為如果她認清「家」是她的vocation,是的,我也欣賞她能有勇氣的選擇自己的路,培育生命絕對是一神聖而繁重的工作,需要很大的承擔. (所以需要三思,自己及伴侶究竟能投放多少時間、心力. 錯誤的計算不但令自己辛苦,也令新生命無辜受罪)

同樣,對於一個為了志業,而放棄生育兒女的女性,也該予以同樣的肯定. 任何志業也是需要熱誠與專注. 其實無論男女,如要專注志業,也難免要平衡對其他方面的付出,可能是家庭、愛情、健康等. 只能說希望做到Life is an art of balance. 如何取捨? 只能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