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生命真的脆弱得很…
母親大人的問題… 我不懂回答.
她問:「今年我還要送走幾多人…」

舅父大人的問題… 更難.
「唔做,我係咪等死?」
怕他會陷入抑鬱,
恨自己無法幫忙.

突然想… 明年能否入行實在不只是理想的問題…
兩個家… 要如何供養?

但願細佬生生性性…
別再令人擔心… 令人激心.